凌永生点点头:“他把‘一笑天’的情况打探得如此透彻,我实在猜不透他的用意。如果他在明天的大会上对‘一笑天’不利,敌暗我明,肯定会很难对付。”

“现在多想这些也没有用。练好自身的内功,静观其变。他对‘一笑天’如此重视,正说明他心中存有忌惮。”

“嗯,你说的有道理。飞哥。来,我敬你一杯。”凌永生端起酒杯,他的面颊已经泛起了一些红润。

沈飞笑笑:“你以后别叫我飞哥了,你现在是酒楼的总厨,身份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你还是我的飞哥。十年前我这么叫你,即使再过十年,也还是一样。”

沈飞没有再说什么,他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心头腾起一股暖意。这十年来,他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得到,但他至少有一帮好朋友,这些朋友出息了,成名了,可他们还是愿意叫他“飞哥”,这让他非常满足。

“时间真是快啊。”几杯酒下肚,内向的凌永生话也逐渐多了起来,“记得我刚到‘一笑天’的时候,你对我说,总有一天你会成为‘天下第一名厨’,你知道那时我有多佩服你吗?”

沈飞沉默着,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十年前,“天下第一名厨”的梦想,一切似乎那么遥远,又如同近在眼前。

“我就是在你那些话的激励下,才会有今天的成绩。”凌永生继续叨唠着。

沈飞“嘿嘿”一笑:“惭愧啊,当初夸下海口的人,现在却还是一个菜头。”

凌永生也笑了:“谁让你突然迷上了炸臭豆腐?如果你肯把心思用在做菜上,这‘一笑天’的主厨早就是你的了。”

沈飞淡然地摇摇头:“谁知道呢?这世上的事情,本来有很多是说不清的。”

凌永生忽然很认真地看着沈飞:“可是我并不替你可惜,有时候,我还很羡慕你。真想能象你那样逍遥和快乐。”

“是吗?”沈飞狡黠地眨眨眼睛,“但你也说了,只是‘有时候’。”

凌永生点头而笑:“确实,这‘一笑天’主厨的位置,对任何人都会是很大的诱惑。我现在还不明白徐叔为什么会这么早便主动放弃了它。”

沈飞沉吟片刻:“只有一种可能,他发觉其它一些东西是更加值得珍惜的。”

凌永生“哦”了一声,看起来,他已经有些醉了。

砂锅中的乳鸽已经闷了两个多小时,肉质酥烂,所有的营养都已渗入了汤中。

徐叔把浓浓的鸽汤倒入碗中,然后端起汤碗,来到了女儿房间的门前。这间屋子已经空了近二十年,今天,它终于迎回了自己的主人。

徐叔敲了敲门,门很快开了,徐丽婕站在门后,甜甜地叫了声:“爸。”

“我给你炖了鸽汤,趁热喝了吧。”徐叔一边说,一边走进屋内,把汤碗放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