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姜山在布帘后所做,乃是把上好的干贝和虾仁进油锅炸至金黄,然后撒缀于满盆的蛋清液中,再隔水蒸制,料理出这道形意无双的“明月满江”!

端菜的女子客客气气地说道:“诸位先生、女士,姜总吩咐过,这道菜得趁热食用。为了体现江水清润流动的质感,菜中的主料蛋清液只是蒸到了七成熟,如果凉了,多少会有些腥味。”

“嗯,说得好,有道理,有道理!那我们就不客气啦。这吃蒸蛋,应该是用勺子剜吧。”沈飞兴冲冲地探着身子,手中的小勺举在半空,却又停了下来,感慨道:“这么漂亮的一盆明月,真让人不忍心破坏啊,我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那女子被沈飞逗得“噗哧”一笑,说:“这位先生不必有此顾虑。这满盆月色本来就是让诸位享用得。你只管一勺下去,舀起一轮明月,看看它到口中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好!那我可得挑个最漂亮的。”沈飞一边说,一边瞅好一轮最圆最大的“明月”,连着周围的蛋清江水一同舀了起来,笑嘻嘻地欣赏片刻,转头对着徐丽婕说:“女士优先,大小姐,我知道你自己不好意思抢先出手,所以厚着脸皮,帮你代劳了。”

说完,沈飞把小勺送到了徐丽婕的餐碟中,徐丽婕笑颜如花,轻声道谢后,拿起小勺,把那轮“明月”缓缓送入了口中。

半凝的蛋清液如脂,首先化在了之间,徐丽婕只觉得一股清香直入心脾。当牙齿干贝的时候,立刻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奇鲜滋味从中喷薄而出,两味承转相合,在口腔中缭绕不绝。

此时其他人也各自舀了一轮“明月”,细细品尝。徐叔咂味片刻,问身边的凌永生:“小凌子,你说说看,这干贝和虾仁有什么玄妙?”

凌永生闭上眼睛,用嘴唇抿抿舌尖,然后回答:“这干贝和虾仁里吸收了多种鲜味,应该是在加有香菇等多种辅料的鸡汤中,用文火长时间慢炖然后制得的。”

“嗯。”徐叔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到,“除了香菇,还有嫩春笋、火腿和鹿脯。”

马云听了师徒俩的对话,也闭上眼睛品味一番后,赞叹道:“细细分辨,果然是这几种鲜味,徐老板味觉犀利,令人佩服。”

“嗨。”徐叔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欲言又止,心中暗想:前天在“一笑天”酒楼中,姜山只是闻了闻大堂中飘过的香味,便准确地说出“四鲜狮子头”中所用的配料,那才是真的神乎其技啊。

在船舱内众人享受口福的同时,一帘之外的姜山却是丝毫没有停歇。但见闪烁的火光中,姜山的身影挥洒自如,那动作娴熟中又透出几分优雅,透过布帘看过去,不似在做菜,竟有几分象在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