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们还不认识你啊。”凌永生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话的底气弱了很多,到似自己理亏一般。

“我的朋友都叫我大头。”小孩晃着他的大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凌永生。”

“我们现在认识了,可以做朋友了吧?”

“可……可以。”凌永生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绕进了小孩的言语圈子里。

小孩咧嘴笑了起来,显得甚是得意:“那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这个……”凌永生无奈地苦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头”,他觉得自己的头也在越变越大。

“唉。”有个人在他身后叹了一口气,说:“你还是让他进来吧,否则,你整个晚上都不会清净的。”

凌永生转过头,正看见沈飞那张戏谑的笑脸,他象是看到了救星,忙不迭地说:“让他进去可以,但是你得帮我看好他,不能让他调皮捣蛋。”

“嘿嘿,交给我吧。”沈飞走上前,把那个小孩抱在怀里,一边向大厅走,一边捏着他的鼻子说道:“你小子要敢在这里捣乱,我就打你的屁股。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你爷爷没来吗?”

这个大脑袋的小家伙正是彩衣巷中的浪浪。他不安分地扭着身体,嘴里嘟囔着:“我爷爷来就不好玩了。哎呀,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你自己走?嘿嘿,你这一撒丫子,不定跑哪儿惹祸去了,等你爷爷来了我再放开你。”沈飞得意洋洋地用胡子茬去扎浪浪的脸蛋,逗得小家伙一边大笑一边躲闪。

徐丽婕早已坐在大厅中等候,见到两人过来,笑吟吟地迎上前,说道:“沈飞,你怎么欺负起小孩来了?”

浪浪眼珠骨碌碌一转,立刻冲着徐丽婕伸出双手,嚷嚷着:“徐阿姨,我要你抱,我不要飞哥抱。”

徐丽婕脸上乐开了花,冲着沈飞一挑眉毛:“你看看,我多有亲和力,来,浪浪,到阿姨这儿来。”

沈飞无奈地咽了口唾沫,把浪浪交到徐丽婕怀中,口中不满地嘀咕着:“徐阿姨?飞哥?你这都是什么辈分?”

浪浪冲沈飞做了个鬼脸,挑衅似地又连叫了几声“飞哥”,沈飞做势要打他的屁股,徐丽婕却一转身,用身体挡住了他。

大厅中间空出一个小小的擂台,正对擂台空着三个主座。此时受邀前来的客人已陆续到达,各自入座。沈飞和徐丽婕也在擂台的两个位置上坐好,浪浪伸长了脖子,东瞄西看,甚是兴奋。

“时间差不多了,我爸和姜山他们怎么还不来啊?”徐丽婕看看空荡荡的擂台,有些奇怪地问道。

沈飞却不着急,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悠闲地摸着下巴:“他们应该还在后厨。这样重要的比试,保持平和的心态是非常关键的。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们决不会出现在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