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者手中并无请柬,但言谈神态间无处不透露出一种儒雅尊贵的大家气质,当他长驱而入时,包括凌永生在内的所有人均未产生阻拦询问的想法,只是在心中猜测着他的来历。

姜山、沈飞和徐丽婕三人见到这个老者,眼中都是一亮,浪浪更是脆生生地叫了一句:“爷爷,您也来啦!”原来此人正是彩衣巷中的那位老先生。

老者循声看见浪浪,停下脚步,略带诧异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跑来的,有没有调皮捣蛋?”

“嗯……没有,我来看他们比试的……”浪浪生怕被爷爷知道自己偷鹅蛋的事情,不安地挪了挪屁股,把鹅蛋在两藏好。

沈飞有心逗他,凑过去说:“浪浪,你爷爷来了,你还不赶紧过去,这鹅蛋,让我先帮你孵会儿。”

浪浪大急,连连摆手:“什么鹅蛋?哎呀,你们别和我说话了,快看比赛吧。”

老者见此情景,虽然不明就里,却也猜出了一两分。他一时无暇细问,微微笑着说:“沈飞,这孩子你先帮我照看着,别让他惹出什么乱子,我先去处理擂台上的事情。”

沈飞还未答话,徐丽婕眯眯一笑,已抢先说道:“老先生,您放心吧,他只会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里,撵都撵不走呢。”

老者与沈飞等人说话的同时,台下的其他看客亦在议论纷纷。先前浪浪在擂台上的那段插曲,已使大家对他爷爷的出现充满了期待。此刻见到真人,果然是气度不凡,颇具大家风范。只是一番交头接耳之后,几个资历颇深的年长者一致认定,此人并非三十年前失踪的“一刀鲜”,这多少让人有些失望,不过众人对其来历的好奇心却因此有增无减。

老者自己对耳旁的议论声却似充耳不闻,他径直走上擂台,冲徐叔等人点头施礼,说道:“三位老板,我今天不请自来,失礼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三人各自回礼。马云捋着胡须,心中甚是诧异,以自己在扬州的资历和见识,竟也看不出这老者的来历,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老先生不必客气。只不知你是从何处而来?”

老者微微一笑,说:“我早已淡出厨届,一点微名,无须再说出来了。只是前日受了一个好朋友所托,因此想来化解姜先生和扬州厨届之间的这段纠葛。姜先生,我虽然也是扬州人,但久居世外,早已没有了什么功利之心,由我来做评判,不知道你放不放心?”

“老先生不但厨艺精深,而且气度高雅,您若做这个评判,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姜山说到这里,转头看看徐叔等人,“只是不知道三位老板有没有什么异议?”

陈春生从姜山的话中听出一些端倪,询问到:“听口气,你和这位老先生是认识的?”

“也是今天刚刚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沈飞和徐丽婕徐小姐也都在场。老先生烹制的‘神仙汤’和‘蛋炒饭’,技艺精巧,美味无穷,我们三个都是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