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飞在浪浪耳边低语一阵,浪浪止住哭声,汪着眼睛问:“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爷爷在这儿,我还能骗你吗?”

浪浪破涕为笑:“那我们现在就去。”

“好。”沈飞爽快地答应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看老者,说道:“老先生,我带浪浪去外面玩会,回头把他送回家。”

老者深知自己的孙子一向顽皮难缠,没想到在沈飞手里却被治了个服服帖帖,心中既诧异又欣慰,当下便点点头说:“去吧,不要玩得太晚了。”

“等等。”徐丽婕见沈飞转身要走,忍不住问道,“你们是要去哪里玩?”

浪浪冲她扮了个鬼脸:“保密!”沈飞也是嘿嘿一笑,并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了句:“反正你是不会感兴趣的。”说完,便自顾自地抱着浪浪走出了酒楼。

“还挺神秘。”徐丽婕略带赌气地嘟囔了一句,心中却是更好奇了。暗想:等沈飞回来,一定要问个明白。”

那老者见比试结果已见分晓,孙子也离开了,不再多说什么,微微一笑,转身便向酒楼外走去。他说来便来,说走便走,其间毫无征兆,徐叔一句“老先生请留步”尚未说完,他已经步入了门外的夜色中。

姜山心挂“一刀鲜”的下落,见老者离去,连忙冲徐叔等人拱手做了个礼,说道:“徐老板,我们改日再做比试。”话毕,也不等对方回答,便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那老者步伐非常矫健。姜山追出门口时,正好看见他的背影拐入了一条小巷。姜山疾跑几步,赶到小巷口,只见老者仍未停步,身形已在五十米开外。此时夜色已浓,小巷中寂寥无人,老者沉稳的脚步声清晰可辨。

眼见老者又要拐弯,姜山急忙大声呼喊:“老先生,老先生,请停一停!”

老者停下脚步,负手而立,巷中虽无路灯,但月色皎洁,老者削痩的身影长长地拉于地上,更显得飘逸脱俗。

等姜山离自己还有十多步时,老者这次缓缓转过身来,问道:“你是要打听‘一刀鲜’的消息吗?”

姜山喘着气点了点头。

老者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一轮皓月,沉默片刻后,轻轻感叹道:“万里无云,多美的月色啊,明天正午的时候,‘一刀鲜’一定会出来赏月的。”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起步,拐入了一条更深的小巷中。

“赏月?明天正午?”姜山愣了一愣,又追上几步,“哎,老先生……”

老者这次却不再停留,边走边说:“你不要追了,我只能说这么多。能不能找到他要看你的缘分。”

老者脚下甚快,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小巷深处,只留下姜山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老者的余音似乎仍在耳边缭绕。

人去楼空。

虽然大堂中的灯光依然璀璨明亮,但却无法驱散那一股寂寞冷清的气氛。这种气氛,对于“一笑天”酒楼来说,已经十多年未曾有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