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当然。他还曾许下誓言,说要成为天下第一名厨呢。”凌永生很认真地说道,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后来呢?为什么他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一个叫‘小琼’的女孩。”

“哦?具体什么情况,能说说看吗?”这下徐丽婕的好奇心被彻底调起来了。

“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凌永生回忆到,“我刚刚来到‘一笑天’酒楼,跟在飞哥后面负责买菜。那时我们俩都是初出茅庐,雄心万丈。每天闲暇之余,就混在后厨中,观摩大厨们的厨艺。飞哥天赋极高,常常在看完之后,对我说一些自己的看法,有时候甚至会指出大厨们的不足,而且说得都颇有道理。这样两个月之后,他对自己已经非常有信心,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天下第一名厨。’当时我很佩服他,就鼓励他去参加下个月的后厨选拔。”

“后厨选拔?”徐丽婕似乎有些不太明了。

“这是‘一笑天’酒楼的传统,每半年一次。”凌永生解释说,“酒楼中所有的伙计菜工都可以参加。选拔时每人按要求做一个菜,只要能得到徐叔和诸多大厨的认可,就可以进入后厨学习掌勺。如果飞哥去参加的话,我想他一定能够入选的。”

“那他参加了吗?”

“本来已经报名了,可就在选拔的前几天,他遇见了那个女孩。”

“哦?听起来象是一次邂逅?”

凌永生点点头,继续说道:“那天下午,我们俩完成了买菜的任务,便一块去巷口的小摊上吃油炸臭豆腐干。那是一对老夫妻摆的摊点,味道还是不错的。我们象往常一样,各要了一碗臭豆腐,刚吃了两口,我突然发现身旁的飞哥抬着头愣愣地盯着正前方,象丢了魂一样。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对面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让飞哥神不守舍的正是她。”

“那个女孩一定很漂亮了?”

“非常漂亮。那天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象荷花一样清爽宜人。我们看着她的时候,连吃在嘴里的臭豆腐干似乎都品出了一丝清香。那女孩已经吃完,发现我们在盯着她看,她善意地笑了一下,然后便起身离去了。我当时年纪还小,虽然也惊艳于女孩的清丽,但过后也就忘了。可飞哥的心却随着她一块走了,当晚,他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眼前始终浮现着那女孩最后离去时的笑脸。

第二天下午,飞哥又拖着我去了巷口摊点。我知道他吃臭豆腐是假,目的是为了再遇见那个女孩,不巧的事,那对老夫妻却没有出现,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昨天是两个老人最后一次出摊,他们已经回家养老去了。

飞哥当时非常沮丧,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女孩了,不过很快,他就想出了一个好方法。他在巷口自己支了个摊点,开始炸臭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