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这个方法的确不错。”徐丽婕拍着手笑道:“那个女孩既然喜欢吃炸臭豆腐干,那她迟早会来光顾的。”

“可是飞哥一连等了好几天,那女孩却一直没来。很快到了后厨选拔的日子,试菜的时间也是下午,正好和飞哥出摊的时间撞上了。飞哥考虑再三,最后决定放弃这次选拔的机会,因为他知道,如果女孩来了却发现摊点已经不在,可能以后便再也不会过来,他宁可多等半年,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有一点的疏忽。”

徐丽婕感慨到:“真看不出来,沈飞还是这么多情的人。”

凌永生继续说道:“也许就是天意吧,那天下午,那个女孩还真就来了。她认出了飞哥,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在吃了飞哥炸的臭豆腐干后,还是赞不绝口。当时我们三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非常投机。那女孩吃完后,说了句:‘以前的那对老夫妇,炸得也很不错,可惜现在不做了。’女孩只是随意一说,飞哥却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地答道:‘我不会不做的。如果你爱吃,我可以为你做一辈子。’

女孩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她笑得灿烂无比,眼中的感觉也起了微妙的变化。那时我就知道,她和飞哥之间一定会发生一段故事了。”

徐丽婕想象着当时的情形,不禁莞尔:“真是一个美丽的开始,后来呢?”

“后来这个叫小琼的女孩就成了飞哥的女朋友,炸臭豆腐干也成了飞哥每天固定的工作――因为小琼爱吃,而飞哥答应过她,会为她炸一辈子。从此以后,飞哥的那些雄心壮志似乎全都抛到了脑后,他再也不去观摩大厨们的手艺,每天以炸臭豆腐为乐。后来的后厨选拔,他也不去参加了,反倒是我半年后通过选拔,进入了后厨。”

“原来沈飞是为心爱的女人放弃了自己的事业。这个小琼,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徐丽婕颇为奇怪。

凌永生沉默片刻,低声说道:“她已经不在了……”

“啊?你是说……”徐丽婕从凌永生的神态中猜出些什么。

“她患有先天性的家族遗传病,两年后在一次风险极高的手术中去世了。”

徐丽婕愣住了,故事的美丽开端和悲惨结局之间如此巨大的落差使她一时难以接受。

“小琼的离去对飞哥的影响是巨大的。飞哥一直认为,他们俩人在一起的那两年是他生命中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一段时光,他现在仍然坚持每天炸臭豆腐,应该也算是对那段时光的一种留恋和追忆吧。”凌永生说完这些,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夜风温柔地掠过,似乎也在用自己的语言叙述着小巷中曾经发生的故事。

第六章谁人正午赏明月“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这是唐代诗人徐凝的一首七绝,夸赞扬州城月色秀美,竟占据了天下三分月色中的二分,扬州城也因为这首名句而获得了“月亮城”的美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