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丽婕看着姜山,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小声问道:“那我们今天不进去了吗?”

姜山“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转头看着一旁的老者说:“老先生,今天多谢您的指点,我们改日再来拜访。”

老者微微颔首:“好。我和我的这位朋友还有几句话要说,就不远送了。浪浪,你是留下来和爷爷在一起,还是跟着叔叔阿姨一块走呀?”

浪浪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两圈:“我要和飞哥一块玩。”

老者呵呵一笑:“沈飞,这小家伙可让你费心了。”

姜山和屋中人对话的过程中,沈飞一直紧盯着那扇虚掩的屋门,满脸好奇和诧异的神色,似乎恨不得立刻推门进去,看看这个盛名远播的“一刀鲜”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老者对他说话,他也愣了片刻后,方才回过神来,嘻笑着说:“没关系,现在浪浪在我面前可乖着呢。”说完,他把浪浪一把抱起,看了看姜山和徐丽婕:“我们走吧?”

三人向老者告辞后,不再多言,一同离去。老者背负双手,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之后,这才轻轻推开屋门,走进了那间书房。

屋中人端坐在书桌前,桌上摆着一杯上好的清茶,看起来刚沏了不久,杳杳地冒着热气。

老者和他对视片刻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样是难不住他的,他肯定可以做到。”

屋中人端起那杯清茶,小心地吹开杯口漂浮的茶叶,闭着眼睛浅浅地呡了一口,待一股清香顺着舌尖直入心脾之后,他才睁开眼睛,悠悠地吐出三个字:“我知道。”

不知是否因为有香茶滋润了嗓子,他此时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比刚才要悦耳了很多。

虽然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沈飞却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他自己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他已经整整一天没有炸过臭豆腐干了。

所以从“寄啸山庄”出来之后,沈飞立刻悠闲地伸了个懒腰,说道:“好啦,现在‘一刀鲜’找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可以放我回去炸臭豆腐了吧?”

可姜山看起来却不想这么快就放了他:“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说吧。”沈飞挠挠头皮,看着姜山。

“我需要找一个能做菜的地方,而且不想被别人所打扰。”

沈飞瞪大眼睛看着姜山:“你的意思不就是想去我家,然后我自己还不能在家里呆着?”

姜山开心地笑了起来:“飞哥真是善解人意,不过你也不用太苦恼,我只需要一天的时间。”

沈飞苦笑了一下:“你就是要用一个月,我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嘴馋,交上了你这么个麻烦的朋友?”

“那你自己住哪儿呢?”徐丽婕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沈飞。

“在店里凑活凑活罗。”

沈飞刚说完,姜山又把目光转向了徐丽婕和浪浪:“我还有一个忙,你们俩也得帮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