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吐了吐舌头:“什么呀?我和爷爷可没有别的地方住。”

“不用的,这个忙很简单。”姜山微微一笑,“我需要萝卜,很多很多的萝卜。”

沈飞的家离“一笑天”酒楼不远,是一套普普通通的一居室的公寓。由于是在底层,所以屋外有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院子的一大半都被砌作了花坛,花坛正中是一株一人多高的玉兰树,周围则是一圈各色各样的小型花草,姹紫嫣红的,开得倒也。

不过四人来到院子里,却无暇欣赏一下这满园的春色,他们全都急匆匆地迈步直奔厨房,忙着把手中拎着的萝卜卸下,好让早已被勒得发疼的双手放松放松。

四个人,满满八袋大白萝卜,连浪浪也没闲着。这些萝卜在厨房中堆成了一座小山,足够沈飞吃上一个月的了。

徐丽婕手掌,看着姜山:“我们帮了你这么大的忙,现在大家都还没吃饭呢。是不是该你服务服务了呀?”

“那好啊,就地取材,来个‘萝卜宴’怎么样?”姜山嘴里开着玩笑,顺手拉开了身旁的冰箱,只见里面有肉有蛋,还有一些菜蔬,做一餐四个人吃的便饭是绰绰有余了。

浪浪知道要来沈飞家之后,一路上都很兴奋,此时更是拉着沈飞的衣角,闹着说:“飞哥,我还要吃昨天的东西。”

徐丽婕略带诧异地看着两人,打趣道:“他能做什么吃的?臭豆腐吗?”

浪浪顾不上回答,拉着沈飞便往院子里走。沈飞回头看了徐丽婕一眼,笑着说:“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徐丽婕想到昨晚沈飞带浪浪出去玩过之后,浪浪便对他异常亲昵,多半是受了这神秘“东西”的收买。她心中好奇,跟着两人走了出去。

院子里的花坛边摆着几只除草用的小花铲,沈飞自己拿起两只,把其中一个交到浪浪手中,浪浪笑嘻嘻地接过,那神态便象战士第一次领到自己的新枪一样。

随即两人走出了院子。楼前是一片绿化地,种着许多郁郁葱葱的大槐树,两人在一棵树前蹲下,开始挖掘树下的泥土中。

“难道他们是在挖花生或者马铃薯之类的东西?”徐丽婕在心中暗暗猜测,不过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观点。因为那两样东西虽然是生在土壤中,但地面上也会有茎叶和枝干部分,可这两人下铲的地点附近却是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植物。

忽听得浪浪高兴地叫了一声:“哈哈,我找到一只!”同时小手伸进挖开的地表,抚去土壤,从里面拣起一件东西来。那东西沾着泥土,依稀可见内部褐黄的本色,从形状和大小上看,倒的确像是一只大花生。

“这是什么呀?”徐丽婕凑到两人身后,一边问着,一边伸长脖子想看个究竟。

浪浪眼珠一转,把那东西递到徐丽婕眼前。徐丽婕刚刚定睛去看,他突然两指使劲,暗暗一捏,那东西受了力,顶端的浮土松脱,从中竟伸出了两只镰刀似的小爪子,就在徐丽婕眼皮地下挥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