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丽婕“啊”地惊叫一声,往后跳出一步:“什么东西?怎么还是活的?”

浪浪看着徐丽婕慌乱的样子,“咯咯咯”地笑个不停,沈飞挥手在他屁股上半玩笑半认真地打了一巴掌:“你这个家伙,又捣乱是不是?”

“哈哈,徐阿姨真胆小,不就是个知了吗,有什么好怕的。”浪浪满不在乎地眨眨眼睛,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地上。那东西缓缓地爬动了两下,身上的浮土渐渐落尽,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只见它小小的脑袋,一双眼睛却是又黑又大,全身上下披着一层黄褐色的盔甲,除了头部的两只大爪外,胸腹处还有三对细足,由于身体肥胖,爬行时显得非常笨拙。

“这是还没褪壳的知了吧?”徐丽婕认了出来,夏初时,花丛树干上常会有许多知了壳,外形上正与眼前的这个家伙一模一样。

“说对了。我们管它叫‘肉蝉’。”沈飞此时也挖出了一只,“这东西用油一炸,嘿嘿,那可香着呢!”

徐丽婕摇摇头:“你们怎么尽爱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可不感兴趣。”

虽然肉蝉无法提起徐丽婕的食欲,但沈飞两人捕蝉的过程却让她觉得颇为有趣。她在旁边看了不一会儿,两人已经有了十多只战利品。

“嗯,这儿差不多了,换个地方吧。”沈飞说完,带着浪浪又来到另一株树下。

“一定要在树下才能挖到吗?”徐丽婕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当然,这东西是靠吸食树根中的汁液为生,离开树就得饿死了。”沈飞一边说,一边笑嘻嘻地挥着手中的花铲,问徐丽婕:“怎么样,想不想来试试?”

“好啊!”徐丽婕还真有些手痒,她蹲过去,接过花铲,也试着挖了起来。几铲子下去,泥土刨开了不少,但却不见肉蝉的踪影。沈飞在一旁指点着说:“往左边挖挖看。”

徐丽婕依言挖了两下,泥土现了一个圆圆的孔洞,大约有一分硬币般大小。沈飞把右手食指伸进洞内探了探,然后笑着说:“有了。顺着挖吧,注意下铲轻一些。”

果然,往下没挖多远,一只肥肥的肉蝉便露出了脑袋。徐丽婕伸出手,轻轻地把它从安乐窝中逮了出来。看着手中的猎物徒劳地挥动着前爪,她觉得既好玩又有成就感,拿着花铲竟不愿撒手了。

一旁的浪浪也是干劲十足,挖得惹火朝天。沈飞没了工具,索性抱着胳膊,悠闲地倚靠在槐树上,只是时不时地开口指点两下。

三人说说笑笑,半是捕猎,半是娱乐。一共挖了约半个小时,捉到的肉蝉已经盛了半塑料袋。沈飞估摸着姜山午饭应该做的差不多了,便招呼两人歇手停工,回到了屋内。

屋中香味缭绕,姜山早已炒好了几样小菜。徐丽婕洗了手,便去客厅帮着搭桌摆筷,沈飞则拿着捉到的肉蝉去厨房炸制,浪浪自然象个跟屁虫一样紧随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