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没什么特别,不过这是吃河豚时的规矩。”沈飞解释说,“主人请客,如果上到河豚鱼,不仅不能象吃其他菜肴时热情招呼,而且连筷子都要收走。客人若想吃鱼,必须先明确表示自己知道食用河豚的危险性,然后再亲自动手取回筷子。”

此时那女子已将筷子端到了徐丽婕面前,徐丽婕学着别人的模样,郑重其事地点头取筷,心中暗想:“先把筷子拿在手里总是没错的,到时候河豚上了桌,吃不吃还得看情况而定。”

女子绕桌走了一圈,众人各自拿了筷子,又等了片刻,只见姜山和先前带路的那名侍女一前一后,走入了宴厅。

当先的侍女带着塑胶手套,手捧一只白瓷盘,亦是首先来到了老者身边。老者仔细看了盘里的东西,这才点头挥手。侍女随即走向马云,向他展示盘中的物品。

这次沈飞不等徐丽婕发问,已经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这盘子里装的,都是河豚身上含有毒素的部位,料理的厨师必须把这些部位从鱼身上去除后,装盘供食客查验。总计应该是鱼眼一对、肝脏一副、肾脏一副、鱼胆一副、鱼皮一张,如果是母豚,则应该还有一副。”

等那女子端盘来到身边,徐丽婕仔细一看,果然如沈飞所说,各种有毒脏器一样不少,想到这些东西样样可以致人死命,她的头皮不禁有些微微,连忙摆了摆手,让女子把盘子端了下去。

众人都检验完毕,跟在后面的姜山这才把手中捧着的一只大砂锅放在桌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姜山已然完成了自己的作品,接下来自然就该“一刀鲜”出手了,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屏风后的那个身影。段雪明冲屏风旁陪侍的女子使了个眼色,一名女子轻舒,屏风后的幕帘,柔声说道:“先生,该您了,请跟我来。”

“一刀鲜”一言不发,起身跟着那女子离去。此时几乎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这个厨界传奇人物的庐山真面目,可惜那屏风正好横在后厨入口和酒桌之间,大家只能依稀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只见他身材不高,举手投足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风采。

接下来的时间里,厅内众人全都沉默无语,他们在等待着。

当“一刀鲜”手捧砂锅回到宴厅的时候,这种等待的结果已是呼之欲出。

砂锅是由侍女端上桌的,“一刀鲜”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又坐回了屏风后,始终没人能看见他的正脸。

不过此时大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身上了,每个人都目不转睛,死死地盯着桌上的两只砂锅。

“一刀鲜”和姜山间两百多年的家族恩怨、“一笑天”酒楼的盛名、扬州厨界的声誉,现在似乎已全部浓缩在了这两只小小的砂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