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乔瞬间回头看去,黑色的奥迪A8就停在台阶下面,驾驶座的窗户打开着,沈卿舟的手臂搭在窗边,嘴角微扬地睨着他们。他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给他精致的脸孔添了点似笑非笑的味道,也不知听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打开车门,沈卿舟利落地下了车,系上西装外套的纽扣,上身挺直地跨上台阶。

他接过杜信陵怀里的孩子,对林乔说话时并没看着她:“又见面了,敝姓沈,名卿舟,草字士衡。”

原来如此……

林乔微微颔首,窘迫地抓着背包的肩带,看着明显要走的两大一小,犹豫着要不要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杜信陵看出了林乔的想法,瞥了一眼沈卿舟,见他并无此意后,直接开口浇灭了她的妄想:“林小姐,今天我们还有事,就不和你多聊了,改日我会再通知你定见面时间,再见。”

沈卿舟不等杜信陵话说完就抱着孩子放到了车后座上,关好车门后直接跨上了驾驶座。

他手握方向盘,瞥了一眼仍站在台阶上的林乔,风吹起她一头垂到腰际的乌黑长发,她唇红齿白的脸上表情非常难看。

杜信陵说完话就上了副驾驶,见沈卿舟并没开车,有些不解地望向了他。他眼神平淡,瞧不出是什么态度,倒让杜信陵一时拿不定主意。

像是终于下了决心一般,林乔舒了口气,趁着沈卿舟还没开车,直接走下台阶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对坐在里面的小朋友道:“小宁,你坐到里边去,让姐姐坐外面。”

刚才杜信陵叫过男孩的名字,林乔有意记下了,小宁本就感激她,此刻自然不会拒绝,老老实实地坐到了车里边,林乔就这么大大方方地上了车。

“可以走了。”坐定后,她松了口气道。

杜信陵膛目结舌地望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倒是负责开车的沈卿舟听到她的话后微勾了一下唇角,还真地挂档踩油门发动了车子。

“林小姐去哪?”

这个“林”字昭示了沈卿舟也知道她是谁,想来杜信陵给他看过自己的资料了,林乔也没多想,直接说:“你定吧,去哪都行,既然都见面了,我们就商量一下到北京帮我家堪舆的事。”说罢,还不待沈卿舟回应便接着道,“你昨天不是说要重谢我吗,你也别费神想着怎么谢我了,我都替你想好了,你就跟我回一趟北京吧。”

沈卿舟不动声息地微笑,只是开车,并不言语,林乔久久得不到回应,有些心虚地补充了一句:“谢谢你了,沈大师。”

沈卿舟还是没说话,他只是安静地开车,她从后视镜打量他的表情,他一张清贵俊俏的脸上没透露半分心思,颈项露出的肌肤白得好似玉璧,泛着零碎的星光。

衣袖被人力道很轻地拉了一下,林乔朝身边看去,顺着一只小手对上了小宁的脸,他朝她安抚地笑笑,小声道:“爸爸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