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小天使。

一路安静地到达曾经去过的三层别墅,这里位置僻静风景优美,房前有宽大的明堂,这是国人最理想的一种阳宅,利于聚财。

别墅一楼大厅,全都用透明的玻璃围着,没有墙面,只垂着制作精良的竹帘,意境雅致。

下车之前,沈卿舟终于开了尊口,却是对杜信陵说的:“帮林小姐在三楼安排一个房间,暂时住在这里,我空出时间会和她一起去北京。”

杜信陵半信半疑地睨着沈卿舟,沈卿舟端正地坐在驾驶座上,他半晌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悻悻地下车了。

见杜信陵下车了,听到沈卿舟保证的林乔也没磨蹭,跟着他一起下了车。

下车之后,林乔不自觉回首望了一眼车里,沈卿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座上,正望着车后缓缓倒车。

因着这个动作,他没有系领带的领口微微松开,衬衣的纽扣岌岌可危,可以想见那质地昂贵的布料下面身材有多好。

……呸,想什么呢,虽然没戴婚戒,可儿子都有了,就算离婚了她也不打算给人当后妈。

沈卿舟离开了,他倒车并不是要停车,而是要带着小宁回家,住在这里的只有林乔一个人,偌大的三层全是她的天下。

得知这个消息时,杜信陵正要走,林乔眼巴巴地看着他道:“那个,杜先生怎么走?”

“我的车停在后面车库,怎么了?”

林乔摸摸后脑勺尴尬地说:“杜先生,您能不能捎我一段,这地方不好打车,我行李还在酒店。”

杜信陵很和气地笑着说:“当然,我送你去酒店,你在门口等我,我去拿车。”

林乔感激地应下,跟着他一起下楼,站在门口乖乖等着他回来。她虽然有出租车的电话,可这次没提前打招呼,出租车师傅不一定在附近,若从远的地方跑来,不但要等,而且还很贵。反正刚好有人能帮忙,那她就不客气了。

杜信陵开车带林乔回到酒店,热情地想要帮她拿行李,顺便送她回去,但林乔全都拒绝了。已经麻烦了人家一趟,再占便宜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看她坚持,杜信陵也没多说,告了别后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杜信陵一直在想,按照沈卿舟的脾气,就算再怎么感谢对方也不会这么好说话地答应帮忙,难不成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

回想起在医院时站在台阶上的林乔,小女孩正是青春年华,穿着棉质短裤和雪纺上衣,一头黑发又长又直,五官无一处挑得出瑕疵。

杜信陵略顿了一下,不自觉道:“难不成是开窍了?”

林乔同样也没料到沈卿舟会这么好说话,她回到酒店拿了行李便去了他们的别墅。原以为照着沈卿舟那性子,得等好几天才能有消息,她都已经做好了延误返航的准备,但两天后却接到了杜信陵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