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信陵说,去北京的机票已经订好了,让她不要担心,并且还邀请她过去吃饭,说是道别宴,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林乔一边收拾东西出门一边纳闷地想,怎么老觉得事情太顺利了点?难不成是她被他们虐得太久,变成M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更新了!大灰狼卿舟欧巴你好腹黑!谁也看不出你在想啥是吧?你别做梦了,我能看出来了!

砰——

作者已死,全剧终

---

哈哈哈哈哈哈,好啦,不开玩笑啦,谢谢大家给我留言和收藏,你们都是大好人,你们都是大赢家,今天也要多多施给人家留言和收藏呦,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呦o(≧v≦)o~~呱呱!

☆、第三章

杜信陵开着一辆银色的路虎揽胜,副驾驶的门正对着门口,林乔一下来他就打开了车窗,冲她一笑说:“上来吧。”

林乔点点头开门上车,杜信陵驱车转弯离开,林乔等他驶上了正路才开口问道:“杜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下咱们这是去哪?”

杜信陵道:“去吃个饭,吃完饭我送林小姐回来。”

林乔颔首道:“吃饭我知道,我是想问问咱们去哪吃。”

他并不隐瞒,不假思索道:“去士衡家里。”

林乔有点惊讶,没料到那位看似很难接近的大师会在家里招待客人,不过她也很好奇他住哪,昨晚她所住的地方不论是装修还是家具摆放都十分讲究,要不是家里还有事等着她回去处理,她还挺愿意多住几天。因此,她也很想看看作为风水大师的沈卿舟家里会是什么样。

正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古人认为,人的长居地不能少了气,因为有气才有生命。杜信陵一路开车带着林乔驶上赣州龙脉的少祖山,途间细心地开了窗,让林乔大饱眼福。

“少祖山”一词,乃是风水学中一术语,指的是“近穴之山”。有口诀说“近穴名为少祖山,此山凶吉最至关。开睁展翅为祥瑞,低小孤单力必悭”,所谓赣州龙脉的少祖山,指的是享誉海内外风水玄学界的杨仙岭,风水宗师杨筠松在赣州26年间最主要的风水活动地。

沈卿舟的住所就在这里,自出生起便从未更改过。

路越走越偏,林乔本来还挺淡定,但时间越长就越好奇,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杜先生,沈大师住在这种地方,每天来往城市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杜信陵笑道:“他很少出门,需要什么一般都是我送过去。”

“那孩子呢?小宁还那么小,得上学吧?”

“小宁上学的时候会住我家,双休日回来跟他住。”

“……”原来大师还是个宅男,林乔微微点头,受教了。

车子在大路转了个弯,绕过一片林子,从小路进入一条小径,在小径上行驶了大约五百米又拐入一个岔口,一幢看起来颇有民国时期风格的房子出现在林乔眼前,她知道,这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