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杜信陵很快就说:“就是这里。”

林乔趴在窗户边盯着这幢三层的青砖红瓦洋房瞧,它看起来历史悠久却风采依然,只是她却觉得非常意外。

“有什么不对吗?”杜信陵也看出了她的疑惑,下车后领着她一边往里走一边问。

林乔摸摸头道:“呃,其实也没啥,就是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杜信陵挑起嘴角:“你想象中的是什么样?”

林乔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在踏进门前一本正经道:“我还以为世外高人都喜欢住在古色古香的地方呢,来的这一路景儿给我的印象也是这个,猛地一见这小洋楼,还真挺惊讶。”

杜信陵轻笑出声,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她先进。林乔连忙进屋,睁大眼打量着里面的布置。

洋楼的里面与外面风格一致,民国气息浓郁,靠里面的墙上有一座八卦形壁挂式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厚厚的书籍和专业用具,林乔只认识罗盘。

“士衡应该在书房,我去找找他,林小姐先在这坐一下。”

杜信陵嘱咐完了林乔便朝二楼走去,林乔无所事事地在一楼转悠,无意间瞥见了南面的角落,那是站在大门处视线的盲区,有一圈不算大的池塘,旁边放着一张木藤椅子,椅子上侧对着她坐了个人,很眼熟。

林乔上前几步仔细看了看,那人留着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皮肤很白,侧脸线条精致,鼻梁很挺,薄唇,脊背挺得很直,看得出个子很高。

他穿着件白色长衫,款式像是道袍,将他本就略瘦的身形衬得愈发单薄。

大概是察觉到有人注视,他缓慢地转过头来,眼尾上翘,神色平淡,极具美感的丹凤眼细长有神,拿着鱼食碗的手将碗放到一边,抬了抬示意她过去。他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两个缠绕在一起的成色上佳的玉质手环,后来林乔知道,那叫阴阳环,有阴阳循环,周而复始之意。

这个坐在窗前喂鱼,被阳光镀上了一层淡淡光晕的不是别人,正是这里的主人,沈卿舟。

见过他穿西装的样子,却没见过他穿长衫的模样,林乔一时有些恍神,沈卿舟也不介意,径自起身朝她走来,疏疏离离地说:“来了。”

林乔平复心情,点头道:“是的,刚到,打扰沈大师了。”

沈卿舟越过她走到沙发边,执起天青釉的茶壶,在同色的茶杯里倒上两杯茶,一杯留在自己手边,另一边放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前,坐下后背对着她说:“喝茶吧。”

林乔看了看二楼楼梯口,寻思着上去找人的杜信陵找不到人应该很快就会下来,于是顺从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

口中的茶是功夫到家的好茶,手里的茶具也是出自五大名窑之首的汝窑名品。观其釉色,可谓是千峰碧波翠色来,似玉非玉而胜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