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看向她,轻声细语地说:“我不认识什么王小姐。”

女人的脸色愈发难看,吸了口气说:“就是方总太太的妹妹。”

“哦,他的小姨子,那关我什么事。”沈卿舟将手里的纸袋还给女人,缓缓关着车窗,声音虽依旧低柔,却带着一抹刻骨的寒意,“你先回去吧,这东西我不需要,帮我给你们方总也带句话,替我问问他这次什么时候离婚,希望可以超过三个月。”

他的话音方落,车窗刚好全部关好。女人看了看打完电话正往这边走的林乔,为难地转身离开了。

林乔上车后非常抱歉地对沈卿舟道:“久等了,实在很抱歉,家父怕我怠慢了沈先生,所以叮嘱了半天。沈先生想吃烤鸭的话,我倒有个好地方可以带你去,全聚德的烤鸭虽然出名却未必最好吃,我认识一个人,他做的烤鸭是我吃过最棒的,我带你去尝尝。”

林乔说完便兴冲冲地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银色的别克驶入车流,沈卿舟瞥了瞥她,语气平淡地说:“林小姐如果有事可以不必陪我,我一个人可以。”

林乔立刻道:“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我不能怠慢了你,而且你一个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车都没有,出行多不方便。”

沈卿舟望着窗外道:“我觉得这种路况还是打车比较方便。”

看了看堵在前面的长龙,林乔额角滑下三道黑线:“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能失了待客之道。”

沈卿舟不为所动:“待会靠边停一下吧。”

林乔一愣,因为正堵车,她也不急着走,干脆跟他聊了起来:“你不和我去吃饭了?”

沈卿舟道:“林小姐打了那么久电话,肯定不止是你告诉我那件事,我不想耽误你正事。”

“怎么会,陪沈先生吃饭也是我的正事,还是这个比较要紧。”林乔脸上堆着很不真诚的笑。

沈卿舟睨着她,双目澄澈却冰冷:“原来陪一个装神弄鬼的人吃饭也算林小姐的正事?”

“……”她就说他怎么会那么大方,这家伙之前装得若无其事,现在忽然提起来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明天该不会直接撂摊子让她在老爸那下不了台吧?

沈卿舟自然猜得出林乔的想法,直视着她的眼睛道:“林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林乔想要反驳,可沈卿舟接着便道:“其实我也不喜欢你。”

“……”她还是别说话了。

“所以,林小姐不必再对我装出一副客气的样子,你累,我看了也心烦。”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乔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点了点头,歉疚地说:“对不起。”

沈卿舟微微颔首,算是接受她的歉意,垂下眼睑低头假寐,侧脸线条完美无缺。

他的相貌不止是一眼望去的英俊,他身上有一种你越细看越着迷的气质,风雅隽逸,很舒服。他肩膀宽阔,腰身精瘦,穿什么都有一种成熟稳重的非凡格调,十分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