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打给你是约你晚上来我家吃饭,算是对上次琤琤的无礼给你赔罪,我们也很久没见了。”

“吃饭?”林乔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有些犹豫要不要答应。

王嘉琪道:“对,没时间吗?那就改天。”

改天也是要吃,今天也是要吃,看样子对方不打算让她拒绝,那她还是去吧。

“不,我有时间,这几天有我爸照看公司,我不用过去。”

“那就好,你现在就过来吧,路上肯定还得堵车,到了差不多也该吃饭了。”

“那我收拾一下就过去。”林乔应下。

王嘉琪得到满意的答案,愉悦地挂了电话。林乔洗脸换衣服准备出门,在选择衣服时下意识去拿一条橙色的连衣裙,但回想起某人那日在天寿山说的话,她不由又将手转到了一旁的白衬衣上,嘴上说着:“这可不是相信他说的话,我这是怕晚上会冷。”

给了自己合理的理由,林乔安心地把衬衣换上,又从衣柜拿了一条深蓝色半身长裙,将衬衣掖在裙子里,梳了个马尾就出门了。

她这一身打扮干净利落,挑不出错来,但到了王嘉琪家她就发现自己穿错了。

王嘉琪婚后就和方政住在一起,方政比较“恋家”,婚后也还和父母一起住,他的继母是沈卿舟的亲生母亲,那么沈卿舟出现在这里也并不是毫无理由。

可惜,林乔并不知道这层关系,她看见沈卿舟就不自觉愣住了,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沈卿舟坐在工艺考究的昂贵黄花梨椅子上喝茶,见到林乔来了后眼神锐利地望向了坐在他旁边的方政,方政微微一笑,端杯饮茶。

“乔乔,你来啦。”王嘉琪一副女主人的样子迎上门口,把林乔的神给勾了回来。

林乔道:“嗯,路上堵车来晚了,真不好意思。”

王嘉琪拉着她往里走,笑着说:“没关系,时间刚刚好。”

林乔“嗯”了一声,没再言语,见到沈卿舟后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更不要说对方今日的穿着怎么看都和她很情侣了。

沈卿舟坐在椅子上,黑色长裤搭深蓝色真丝衬衫,手腕上是一款Armani白色皮质手表,黑色的短发整齐梳理着,一颦一举清贵雅致,既绅士稳重,又流露着一抹悦目的学院风。

林乔看看自己,悄悄舒了口气,颜色真搭啊,一会别再被误会。

她这么一想,还真就被她猜对了,王琤琤知道她来了就跑下了楼,见到她后下意识看向了沈卿舟,视线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正牌的方家女主人、方政的继母、沈卿舟的亲生母亲谢家懿,在王琤琤之后下楼,她见到王琤琤的表情,略微不悦道:“客人都在这,摆出那副表情做什么,不想吃饭就去楼上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