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闻言眼神恍惚了一下,很快便恢复正常,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神色注视着她,压低声音轻轻笑着,既不让开地方准她走,也不开口说话,搞得她挺尴尬的。

林乔本以为他会这么堵自己一下午,但他很快就没有这样了,他放平本来交叠的双腿,抬手解开衬衣领口的纽扣,侧首睨着她,声音微哑道:“你想不想知道你在我心里是哪种人?”

林乔有点搞不懂沈卿舟的意思,自从上次他生病那件事出了以后,他们单独相处时就总弥漫着一种很微妙的气息。这种气息挺压抑,让她总觉得呼吸困难。

有点茫然地坐到沙发上,林乔抿唇思索该怎么回答,可电话却在这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拿出白色的直板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是秦慕尧。

林乔二话不说接起来,放缓声音道:“秦学长,什么指示?”

沈卿舟听到“秦学长”三个字,嘴角的弧度立刻冷冽了许多,他放在膝盖上的手缓缓握拳,轻不可闻地冷哼了一声。

秦慕尧并不知道电话这边还有其他人,温和地说:“我哪能对你有什么指示,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林乔忙道:“没问题,我今天刚好有时间,什么忙都行,你说。”

秦慕尧道:“你也知道,我爸妈都在国外,就我一个人在国内陪我妹妹念书,我妹妹今天下午要开家长会,可是我这里忽然有事真的走不开,你能不能帮我去一趟?”

林乔满口应下:“芝芝要开家长会?没问题,你把时间告诉我,我肯定到。”

秦慕尧把时间和班级告诉了林乔,两人寒暄了一番便挂了电话。收起电话后,林乔抬头望向沈卿舟,对方没有看她,只是在低着头喝咖啡,黑色的咖啡杯衬得他手指越发苍白颀长,他水红色的莹润唇瓣经过咖啡的晕染,轻轻开合触碰的时候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

“沈大师,麻烦你让一下。”林乔拿着包礼貌地说,“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了,你慢慢喝。”

沈卿舟放下咖啡杯看着她沉默了一会。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林乔失了失神,随即便想了起来,敷衍地说,“那对我并不重要,我并不想知道,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沈卿舟站起身,侧过身给她让出位置,漆黑的眸子里暗潮翻涌,仿佛快要喷发的火山里危险滚烫的岩浆。

“林乔,你不要后悔。”他说着,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认真语气。

不知为何,林乔的脚怎么都抬不起来了,她莫名有些心虚,别开头从他身边走过,再越过他时,终于还是忍不住道:“回答就回答呗,干嘛说得那么严重,其实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是哪种人。”

沈卿舟冷淡道:“哦,哪种。”

他那一点都不好奇的语气激起了林乔心里的拗劲,她一狠心,瞪了他一眼道:“要你管,反正是你得不到的那种。”说罢,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