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眯了眯眼,面无表情地抓住她的手腕,不等她质问便拽着她就离开了咖啡馆。

“喂!”林乔被迫跟着他往前走,“你要带我去哪?”

沈卿舟背对着她,没有丝毫犹豫地说:“这句话该我问你。”

他扭过头,语气不容置喙:“你去哪,我和你一起。”

“……”

于是,不知道怎么的,来帮秦慕尧妹妹开家长会的人员就从林乔一个变成了她和沈卿舟两个。

坐在教室里,林乔尴尬地承受着各处飘来的疑惑视线,好不容易熬到了家长会结束,还被秦芝八卦了:“林姐姐,这个叔叔是谁啊?”念初中的少女疑惑地问。

林乔心里那个高兴啊,觉得被小宁叫“阿姨”的憋屈全都找回来了,就应该叫那厮叔叔嘛!她是姐姐,但他不是哥哥!

沈卿舟却好像对这个称呼不太满意,神色隐晦地瞥了秦芝一眼,目光之锐利,使得小姑娘被看了一眼就完全不敢再说话了。

林乔责备地瞪了一眼沈卿舟,抗议他欺负小孩。沈卿舟不为所动地坐在副驾驶,直到林乔把秦芝送到秦慕尧的饭店,也没要离开的迹象。

“你还要跟着我吗?”林乔不确定地问。

沈卿舟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林乔道。

沈卿舟薄唇微启,正要说什么,就看见秦慕尧从饭店里走了出来。他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成拳,慢慢负到了身后。

林乔也看见了秦慕尧,忙和他打招呼:“学长,忙完了?”

秦慕尧笑着说:“嗯,忙完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没关系,小意思,以后有事尽管说话,老是要你帮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报答你。”

秦慕尧点点头,视线转到沈卿舟身上,他似乎有些疑惑,但很快便如常地与他打招呼:“这位就是沈大师吧,之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你走得匆忙,也没仔细认识。”

沈卿舟微微颔首,态度疏离冷漠,没有要和他交际的迹象。

林乔担心沈卿舟古怪的性格会让秦慕尧尴尬,急忙跟秦慕尧辞别道:“我们还有点事,就不打扰学长了,先走了。”说完,拉住沈卿舟的手就朝胡同口走,头也没回一下。

沈卿舟本来糟糕的心情被取悦了,两人一起回到车上,林乔问他:“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沈卿舟张张嘴,想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好硬邦邦地半路改口道:“身上有没有带钱?”

林乔愣了一下道:“怎么了?之前看风水的费用我爸不是打到你卡上了?不够?”

沈卿舟只是道:“回答。”

见他这么执拗,林乔只说:“有,不过我没带太多现金,只有不到一千块。”

沈卿舟脸色稍有缓和,朝她摊开手道:“将就吧,贵府新宅的选址虽然定了,但内装还没看,我今天刚好有空,去你家看看,如果你们再像之前那样乱搞,就算搬了家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