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乔没好气道:“骂你也可以?”

沈卿舟语气诚恳:“哪怕是骂我。”

林乔感觉自己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沉默了一会后稍稍用力想把他推开,可全都失败了。

于是,她非常无奈费解地望着他道:“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你到底想怎样?”

沈卿舟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稍稍沉下身去,她的推拒对他来说根本不堪一击。

“来者是客。”沈卿舟凑到她耳边缓缓说,“别那么小气,不就亲你一下,又不是第一次。”

林乔望着天花板纠结地说:“你这是什么歪理,照你这么说,以后我们家来的客人都可以随便亲我,我不准亲就是我小气?”

沈卿舟闻言侧过身放开了她,他站在沙发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道:“那把条件放宽好了,只要准我一个人亲你就不算你小气。”

重获自由的林乔迅速远离了某个危险人物,站在沙发后面看神经病一样看了他半晌,正要说什么,就听对方开口道:“你刚才还偷看我手机,算我们扯平好了。”

林乔顿时有点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拿你手机是怕你手机沾水坏掉,而且我打开你手机是经过你同意的,你还告诉了我密码。”

沈卿舟嗤笑一声:“那是建立在你不干其他事的基础上。”

“我干了什么其他的事?”林乔有点没底气地反问。

沈卿舟道:“你自己清楚。”他说完,也不再讲这个话题,坐在沙发上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电视机刚好停在新闻频道,正在播放国际会议,发言人流利的英语之后紧跟着一个悦耳动听的男声将他的话翻译成中文,这个同声传译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熟悉。

沈卿舟微微蹙眉,长臂朝后一捞就抓住了林乔的手臂,林乔下意识挣扎了一下,便听他严肃地说:“别闹,过来陪我看会电视。”

林乔纳闷地望着他的后脑勺,他们刚刚才因为那种事争吵过,他到底是怎么办到这么快就能淡定地转移话题的?她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却在心里竖起了中指。

“沈卿舟,你别看了。”林乔绕到沙发那边抢过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不顾他微微颦眉的小动作,强硬地说,“解释一下吧,你刚才的行为,还有上回你发烧那次,到底为什么那么做。”

沈卿舟双手环胸望进她的眼睛,清晰而柔和地道:“刚才电视上的声音不觉得耳熟么。”

林乔一愣,不解地看着他,沈卿舟淡定地转移话题:“是秦慕尧。”

林乔缓缓意识到他说的是刚才新闻里的同声传译,声音的确很耳熟,他一提秦慕尧,好像还真是。

“这有什么不对吗?”林乔皱起眉,“秦学长念书时就是学外语的,我也是,做这份工作很正常吧。”

沈卿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为什么没去做这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