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是因为家里……”林乔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转移了话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就砸到了他身上,然后扑上去握拳捶打他,虽然是“打”,可其实根本没用什么力气,软绵绵的拳头砸到人家身上,杀伤力简直为0。

沈卿舟由着她在自己身上闹来闹去,直到她的腿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他才厉声喝止了她的胡闹,扣住她的肩膀困在怀里道:“够了,听话。”

林乔抿着唇,想挣脱他,但毫无疑问地失败了。

她不服气地靠在他怀里,别开眼盯着别处不搭理他,沈卿舟看着她倔强的小脸,特别慢地说:“林乔,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原因。”

林乔立刻望向他:“废话!”

沈卿舟微微一笑,望着她认真地沉声说:“林乔,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因为我还得不到你。”他抬手替她捋了捋凌乱的长发,眼睑微垂,长而浓密的睫毛仿佛灵动的蝶翼,“等你明白这句话的时候,也就知道答案了。”

林乔稍稍有些迷糊,她总觉得这话很暧昧,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歪了。

不过联系上他那些可疑行为,她觉得自己想得挺对的。

她张口想要询问得彻底一点,沈卿舟却伸出手指按在了她唇上,声音沙哑地说:“嘘,别出声,我不接受拒绝,没有我想要的答案就不要讲出来。我今晚会睡在一楼客房,如果夜里打雷害怕,可以来找我。”他的手指摩挲过她柔软粉红的唇瓣,笑,“算是答谢你的招待。”

话毕,他起身脚步沉稳地走向客房,林乔抚摸着唇瓣看着他的背影,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是个非常骄傲的男人,不接受别人的拒绝与不同意见,如果她的回答是给他发好人卡,那他宁愿什么都不说,把那份心思藏得滴水不漏。

他今晚愿意稍稍透露一些苗头,大概是因为此刻的天时地利人和,也可能是因为……

林乔摸摸自己砰砰跳的心,她想,他大概是看穿了她心底深处那点实在羞人的小心思。

可是为什么呢?自己对他有想法还可以理解,毕竟他条件那么好,两人又认识了不算短的一段时间,那他呢?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想法的?为什么对她有想法?

林乔苦苦思考着两人过往交际中的点滴,实在理不出个头绪,最终还是决定先去睡觉。

回到卧室,林乔把房门锁上,看了看挂钟,给林爸拨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接电话的是他的助理。原来林爸虽然口上说着绝不多喝,却还是没能把持住,不但把几个客户都喝倒了,连自己也喝醉了,助理直接给他们每人开了间房,在酒店住下了。

得到消息后放下手机,林乔心里缓缓生出一个认知,那就是今晚,这栋房子里只有她和沈卿舟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