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到底是怎么一挨着枕头就睡过去的?

第二天起来,林乔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腹诽,白色的泡沫弄得她满嘴都是,她心烦意乱地漱了口,换好衣服下了楼。

一下楼,林乔就看见楼下客厅那两个身姿高挑俊美的男人,他们俩听到有人下楼也望了过来,见到是她后,都朝她点了点头。

“林小姐。”杜信陵礼貌地跟她打招呼,“早上好。”

林乔表情不太自然地说:“你好,杜先生。”

沈卿舟没言语,收回视线将手里的钢笔重新塞回西装里侧口袋,拍拍肩膀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低声说:“走吧,便签省了。”

杜信陵微微颔首,对林乔说:“那我们就先走了,林小姐再见。”

林乔握了握拳,犹豫半晌还是开口说道:“要不要吃了早饭再走?”

沈卿舟脚步一顿,似乎要转头,但最终还是没有,他还没说话,杜信陵就道:“不必了,我们去医院陪小宁吃,昨晚他找了一夜的爸爸,我劝了半天才睡觉。”说到这他摸了摸鼻子,笑着道,“不过还是要谢谢林小姐收留士衡一夜,等他在北京买的房子装修完毕,我们这边就方便多了。”

“你在北京买房子了?”林乔这话是问沈卿舟的。

沈卿舟回过头来神色复杂地朝她点了点头,鼻音略重地“嗯”了一声。

林乔不确定地问:“感冒了?”

沈卿舟没言语,只是摇了摇头,随后便抬步朝外走。

杜信陵跟她道别,林乔没再阻拦,握着手机心里不太好受地留在了原地。

其实她今天挺主动的了吧,为什么他好像反而被动起来了,这男人该不会是打算她进他退,她退他进吧?

两个男人还没走远,就听见身后响起林乔手机标志性的系统铃声,林乔很快接起电话,隐约可以听见她口中说着“秦学长”三个字。

沈卿舟停下脚步,转过身打算原路返回,杜信陵拉住他的手腕摇头道:“别,上赶着不是买卖,要放长线钓大鱼,欲擒故纵懂不懂?女人不能追太紧,越不理她她越贴上来。”

沈卿舟皱眉盯着他,迟疑半晌,压低声音道:“如果适得其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杜信陵自信道:“放心吧,我虽然在学历和赚钱上不如你,但追女孩子还是比你强的。”

沈卿舟冷哼一声,隐忍地转回身和杜信陵一起离开了林宅。

林乔紧随其后步出宅子,出大门时刚好看见那辆熟悉的银色路虎离开巷口。

她叹了口气,认命地走向反方向,那里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凌志轿车,轿车的驾驶座车窗开着,秦慕尧身穿黑色衬衣和黑色长裤坐在里面,上身套着一件深灰色西装外套。他无框眼镜后的视线缓缓从消失的路虎那边转到了林乔身上,脸上的表情也从冷漠变得温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