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也有可能是吃醋了才表现得那么冷淡。”林乔兴致缺缺地拿筷子戳碗。

秦慕尧瞧见她的小动作,停顿了一会道:“应该不会,我去参观学校时芝芝也在,我那时已经拒绝了乔安娜。他们看起来是真的不像男女朋友,乔安娜也并不在意被他看见跟我来往,两人互相都无视对方,甚至比普通朋友还要冷淡,就像是一对合作伙伴。”

林乔微微凝眸,似有所思,秦慕尧压低声音道:“乔乔,我说这么多,其实意思很简单。”

林乔抬眼望向他,他诚恳地道:“他不适合你,虽然我和他不熟,但我看得出来他是个感情淡漠的人,你跟着他会吃亏的。”

林乔有点失神,片刻后笑道:“你想太多了学长,我对他没那个意思。”

秦慕尧也不多言,只是道:“那就好。”

一顿早饭吃得心里怪沉重的,林乔和秦慕尧一起走出包间时,明显有些不在状态。

两人漫步在架在鱼池上的走廊里,身后不远处忽然跑出一个客人,那人跑来时还不停回头张望,像是在躲什么人。林乔背对着他,心里又想着别的,一时没注意到有人过来,秦慕尧察觉到的时候,那人已经逼近了他们。

眼看着林乔就要被那人从走廊撞到鱼池里去,秦慕尧来不及做别的想法,迅速将林乔拉到了自己这边,那跑来的人也发现要撞上人了,所以也跟着转了方向,这一转就转重复了,好巧不巧地撞个正着,林乔脚下一滑就抱着秦慕尧朝前面扑去,秦慕尧百般无奈之下只好把林乔推开,自己倒进了鱼池里,走廊上顿时水花四溅,一片哗然。

“秦学长!你没事吧!”

林乔稳住身形后立刻望向下方,秦慕尧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全都被水湿透,眼镜也不知掉到了何处,此刻正步履蹒跚地站起来,自顾不暇时还不忘朝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林乔顿时非常内疚,她朝前一伸手想要把他拉上来,饭店的经理听到动静过来一看,发现掉下去的人是大老板,立刻召集保安帮忙把秦慕尧拽了上来。

林乔站在一边看着秦慕尧被众人包围,惭愧地对着手指想要去道歉,可几次都被人挤到了一边。

最后,还是秦慕尧主动让其他人走开,才让她有了机会靠近。

“学长,对不起。”林乔愧疚道,“都是我不好,害你掉水里了。”

秦慕尧拿着手帕擦着脸上的水渍,笑着说:“我没事,幸好掉下去的是我,那下面水很深。”

林乔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过意不去了,鞍前马后地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秦慕尧吩咐总经理去跟撞到他的人商谈赔偿事宜,自己则对林乔道:“腰上好像受伤了。”

林乔一惊,忙道:“我带你去医院!”

秦慕尧听她这么说不由笑了,拒绝道:“没事,这都是小问题,回家我自己检查一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