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乔没有开口,一直都保持安静,她十分不解,林爸明明知道王家那些事,怎么可能还和方政有交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果然不出她所料,方政紧接着便嘲弄道:“沈卿舟,你道人人都知道了我的过去就不会有人跟我合作了?天下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利益可以驱使一个人做任何事,如果不想破产,林徽明只能选择跟我合作,我这个网可是在王家的事出来之前就撒下去了,他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除非他愿意他的宝贝女儿跟着他喝西北风。”

林乔紧皱眉头将手机从耳边拿开,想要挂电话,但方政在下一秒说了句话,便先一步挂断了,他这句话让林乔心情更加复杂。

他说:“沈卿舟,总有一天我会把你那个讨厌的妈从我家赶出去,不想她摔得太惨就劝劝她学聪明点,跟你一样远离方家吧,再见。”

林乔缓缓放下手机坐到沙发上,用裙子擦着手机上的汗。就这么一个电话,就让她出了一身的冷汗,有一个成语她听过讲过却没感觉到过,那就是不寒而栗。

手下正无意识地重复着擦手机的行为,手机便再次响了起来,林乔条件反射地把手机扔到一边,远远望见手机屏幕上的“杜信陵”三个字后,立刻跑过去接了起来。

电话是沈卿舟打来的,他的声音仿佛茫茫海雾中的灯塔,让她无措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林乔,刚才是谁的电话?”

林乔抓抓头发,鼻音很重地吐出那人的名字:“方政。”

沈卿舟有十几秒没说话,少顷后才说:“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

他什么都没问,只听她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就好像猜到了所有。他不需要她繁琐地复制情景给他听,说话时永远带着那种可以解决一切的自信。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他却又不知道,不知道这样的他,完全没有女人可以抵抗。

林乔吸了口气,沉稳地说:“我去找你。”

然而,对于她好难得才鼓起勇气的一次主动,沈卿舟只是道:“在家等我吧,你每次需要我帮忙都会变得特别温顺,这次尤其,看来是出了大事。”

听了这话,林乔内疚地想否认,可沈卿舟并不需要她回答,话锋一转温言道:“林乔,你现在魂不守舍,开车不安全,我去找你,听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不能低抗的一句话,比如“别哭”、“我娶你”、“我在”等等。林乔觉得,“听话”大概就是她的命门,他每次这么说,她就生不出反驳的心思了。

慢慢地“哦”了一声,林乔小声说:“遵命。”

沈卿舟那边没有很快挂电话,她听见他走动的声音,周围有些乱,大概是在下楼,随后很快安静了一些,他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对了,等我的时候,顺便想想怎么报答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