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认知让林乔心里稍稍有了些安慰,但也就是稍稍而已,她依旧非常别扭,握紧了手里的高脚杯,咬着唇等着他们进入正题。

自从坐到这里,简诗就没说一句跟工作有关的话,一直都在天南地北地说着她自己的见闻和工作经验,明显是男女约会的节奏,搞得林乔都忍不住想翻出手机看看今天是不是情人节了。

心里憋着气,林乔看什么都觉得很烦,偶然间抬起头,却在餐厅门口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

秦慕尧站在那里,手臂上搭着一件深蓝色西装外套,上身穿着件白色短袖衬衫,规规矩矩地掖在Hermès的皮带里。他黑色西裤的质感非常好,笔直地垂下,不见一丝褶皱。

察觉到有人注视,秦慕尧漫不经心地看了过来,无框眼镜后明亮的眼睛微微一眯,眼神立刻朝她身后一瞥,精致的脸上很快便添了几分了然神色。

林乔有些尴尬地捂住半张脸垂下头,低下头盯着高脚杯发呆,心里盼望着他不要过来。

可上帝显然没有听见她的期盼,很快就有一双做工考究的牛津鞋出现在她旁边,她顺着那双笔直的腿朝上看,秦慕尧正自上而下俯视着她,眼睛里带着点无奈。

“我可以坐这吗?”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像是怕惊扰到谁,林乔知道他是怕被沈卿舟听见,顿时窘迫地点了点头。

秦慕尧在林乔对面坐下,召来服务生点了餐,随后将衣服搭到一边,轻声说:“这间餐厅是我朋友开的,我来看看他,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你。”

林乔舒了口气,脸色十分难看,秦慕尧看在眼里,错开视线睨了睨沈卿舟,意有所指道:“你们之间出了问题?”

林乔摇了摇头低声说:“他在和人谈公事,是我自己偷偷跟过来的,我只是……比较无聊。”

秦慕尧淡淡道:“你应该不闲,也没那么无聊,你只是不放心,又或者说,你对他的信任不够,他没能力得到你全部的信任。”

林乔愣愣地看着他,他的话她听进去了,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和沈卿舟之间,信任的确不够,否则她为什么要好像做贼一样躲躲闪闪地跟上来呢,她过去最讨厌这样的人了,可是现在却不知不觉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秦慕尧的话点到为止,两人静默地坐了一会,服务生将他们点的餐送到,他们便拿起刀叉,面对面看着,双双无语。

半晌,秦慕尧叹了口气,道:“吃吧,你现在这种状态,也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了。”

林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刚确实没听见身后有什么动静,她强忍着想要转头看看的冲动慢慢切着牛排,吃在嘴里时只觉索然无味。

“不合口味?”秦慕尧见她吃得少又慢,放下刀叉道,“不然去我那里,我下厨做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