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乔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她现在走还来得及,至少沈卿舟还没发现她跟着,她可以装作今晚根本没出来过,这样……这样回去以后兴许可以自在点。

哎,好像不管怎么想,都自在不了了,明知道沈卿舟是真的纯粹来谈公事,可林乔就是没办法对坐在她身后的两个人和颜悦色。她想,呆会和沈卿舟见面,她肯定会忍不住无理取闹。

长叹一口气,林乔召来服务生埋单,服务生却直接将消费单据递给了秦慕尧。秦慕尧二话不说签下自己的名字,站起身招呼她离开,一切都做得那么顺理成章,好像做过无数次一样。

“秦学长,你怎么……”林乔想说什么,但秦慕尧抬手打断了她。

“乔乔,我们认识也很久了,你是不是该对我换个称呼。”他认真地看着她,语气非常诚恳。

林乔无所适从地站在他面前,她不想多说话,担心被身后的人发现,可今天上天明显没好生之德,身后那两人不知何时也吃完了饭,正要经过他们离开,秦慕尧的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落在她身侧的某人身上,她有个很不好的预感,僵硬地转头看过去,顿时面如死灰。

沈卿舟和简诗并肩站着,眼睛直直地凝着她,西餐厅奢靡的灯光点亮他微微迷惑的脸庞,他漆黑的眸子一点点从她身上收回,眼睛里流光闪烁,仿佛有星星在跳动。

这个时候,西餐厅里正在放王菲的《不留》,歌词刚好唱到“我把烛光给了你,晚餐给了他;我把歌点给了你,麦克风递给他;我把心给了你,身体给了他;情愿什么也不留下,再也没有什么牵挂。”

林乔顿觉自己整个身体都不太稳,手心全是汗,吭都不敢吭一声,第一反应就是走,然而一双手却拉住了她,她转过头去,竟是秦慕尧。

秦慕尧淡定地替她缓解尴尬局面:“乔乔,真抱歉约你出来却挑了让你不高兴的餐厅,我带你去别家。”

言下之意,她不是来跟踪沈卿舟的,而是来赴他的约的,多么完美的借口啊。

沈卿舟双手负到身后若有所思地睨着秦慕尧,片刻后勾起嘴角,却并不是在笑。

他的神情有点似笑非笑,又有点危险和嘲弄,那种整个人都有点分裂的狠劲被他刻画的非常微妙。

多么复杂的情绪,深刻又难以捉摸,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很不高兴。

“卿舟,你们认识?”简诗迟疑地看看沈卿舟又看看秦慕尧,小声问道。

林乔面色一僵,这么一会功夫,都叫上卿舟了,这称呼她都没叫过几次,现在被别的女人叫得那么亲切,她简直快要绷不住爆发出来了。

“走吧。”秦慕尧很及时地将她拉走,可走了几步就发现走不动了。

他回头望去,发现沈卿舟强硬地拽着林乔另一手的手腕,表情冷峻地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