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视两秒后,沈卿舟面无表情地把林乔拉到了他怀里,盯着秦慕尧咬字清晰地开口,话却是对简诗说的:“我不认识他,我认识的是她。”

两个Ta,简诗不傻,自然分得出谁是谁。

她皱眉望着林乔,沉默几秒,扯出一个牵强的微笑:“原来是这位小姐,难不成她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位还没追到的小姐吗?”

……你才是小姐,你们全家都是小姐。林乔在心里无差别地攻击着,被沈卿舟困在怀里让她饱受周围用餐人士的围观,她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来这间餐厅了。

说什么来什么,刚在心里念叨了餐厅,餐厅老板就现身了,人家是来找秦慕尧的,见秦慕尧充满敌意地和沈卿舟对峙,准确地找到了导致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也就是林乔。

“几位吃得不高兴吗?”老板彬彬有礼地说,“如果是餐点烹饪得不合口味,我们可以给您免单。”

老板的话明显只针对沈卿舟,沈卿舟没理他,也懒得再跟秦慕尧在这浪费时间,直接揽着林乔就走,可秦慕尧却不打算轻易放走他们。

在他们越过他身边时,秦慕尧沉声开口:“乔乔,如果你还想去我那里吃饭,我可以把你带走。”他看着林乔,眼神自信又笃定。

林乔下意识回头望向沈卿舟,他紧紧地盯着她,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危险声音说:“如果你现在不跟我走,那我们以后也没必要再见面了。”

简诗诧异地看着这一幕,自从她认识沈卿舟以来,一直都觉得他是那种特别无欲无求的人。

他在她心里,一直都是无欲则刚的代名词,可他现在的表现却完全颠覆了她的看法。

倒不是什么走下神坛,而是觉得,本来平静得好像无风时湖面一样的男人突然强势起来,越发有魅力了。

林乔知道现在的沈卿舟惹不得,也本就不想再麻烦秦慕尧。上次在他家的事已经让她很内疚了,她再也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第二次。

他是喜欢她,可并不能因为这个,就无条件地次次做她的“备胎”,那太亵渎他了。

于是,林乔慢慢地开了口,语气认真又抱歉:“秦学长,真的很对不起,又让你破费了,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今天我就先走了,再见。”她抿了抿唇,扯开沈卿舟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沈卿舟自方才起就没再看简诗一眼,此刻见林乔走了,他立刻便跟了上去,两人很快消失在餐厅门口。

偌大的西餐厅里,只剩下秦慕尧几人尴尬而立,吸引了人们各色各种的围观。

秦慕尧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拳,望着林乔毫不留恋的背影,他眼底蕴含着深刻的痛苦之色。

突然失去本以为唾手可得的东西,真的是很可怕的惩罚。他一直觉得万箭穿心这个词很矫情,好像永远都不会用在他身上,可现在他却深深体会到了这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