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需要一些时间,他就给她。

林乔出去这小一会,沈卿舟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停顿了一下才接。

“喂。”他低柔地开口,声音很轻,“妈,你回国了?”

谢家懿在电话那头说:“是的,我要是不回国,你死了怎么办?谁给你收尸?”

沈卿舟皱起眉,沉默不语,谢家懿接着道:“是我逼信陵告诉我的,你别怪他。”

沈卿舟委婉道:“我从不在言语上责备朋友。”是的,仅仅是言语上。

谢家懿舒了口气道:“我现在在开车,马上就到医院了,你现在也不能吃什么,我就什么也没带。”

沈卿舟立刻道:“我现在不在医院。”林乔还在这,以谢家懿之前的态度,现在不适合让她们见面。

谢家懿那边沉默了一会,冷笑道:“卿舟,你是我的儿子,你觉得你想什么我不知道?”

沈卿舟没有言语。谢家懿接着道:“林乔在那吧?”

这是事实,她既然已经猜到了,沈卿舟就没打算隐瞒,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暂时不会吃了她,她也照顾了你好几天,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谢家懿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那样的女孩,等你新鲜劲过了,我自然就不用发愁了。”

沈卿舟淡淡道:“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在娶她之前我大概不会对她失去新鲜感。”

谢家懿疑惑道:“你居然打算娶她?”

“你觉得呢?”

这句话说完,谢家懿沉默了起来,沈卿舟约莫着林乔该来了,告别道:“虽然我很想让你暂时别过来,但估计你不会答应,那你随意好了,我这还有事,先挂了。”

谢家懿抢在他挂电话之前是说:“卿舟,你应该明白妈妈的意思,林乔那种性格不适合生活在我们家,小政是第一个麻烦,他爸爸是第二个,你是第三个。”

“我为什么也会成为她的麻烦?你说的第一和第二和她有什么关系?不,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沈卿舟冷淡道,“那只是你的第二任丈夫和继子,与我无关,再见。”说完,他干脆地挂了电话。

很快,林乔就回来了,医生帮沈卿舟包扎了伤口,又打了针破伤风,嘱咐他注意不要碰到水后就离开了。

林乔送走医生,回来坐到椅子上,看着沈卿舟的手发呆。

沈卿舟晃晃自己受伤的右手,意有所指道:“这下我不但是病患还是伤残了,你可要好好照顾我。”

林乔开口,想要回答,但病房门再次被人毫无预兆地打开,谢家懿姣好的容颜出现在门后,她挎着Hermès的最新款皮包,穿着Chanel的名媛套装,黑发整齐地绾在脑后,举止优雅,极尽奢华,这样的装束大概只有她这样的女人穿上才不会显得“土豪”那样俗气,而是真正的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