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谢家懿笑着说,“妈妈来看你了。”

沈卿舟无奈地别开头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他只是收回视线望向林乔,观察她的反应。

林乔的反应出乎他意料的平静,她礼数周到地跟谢家懿打招呼:“伯母好。”

谢家懿也没为难她,抬抬手示意她放松,走到病床边捏住沈卿舟的耳朵把他的脸转向自己,玩笑般地说:“这才几天,就有了媳妇忘了娘,你真是妈的好儿子。”

沈卿舟皱皱眉,躲开她的手,尴尬地瞥了一眼林乔,却见林乔满眼笑意地望着他。

于是,尴尬变得更尴尬,沈卿舟直接盖上被子翻身背对着两个女人了。

谢家懿见他不给自己正脸,立刻故作严肃道:“林小姐,这段时间有劳你照顾卿舟了,以后的日子就交给我吧,你家里肯定也很忙,最近林先生可是生意兴隆,你快回去帮忙吧。”

林乔一听这话愣了一下,而沈卿舟果不其然地立刻转身拽住了她的手腕,那个转身的速度,让谢家懿叹为观止。

许久,她才长舒一口气道:“古话说得真没错,养儿子真是给别人养的。”

沈卿舟蹙眉道:“那是养女儿。”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儿了。”谢家懿不在意道。

“你也见到我了,我已经好了,没什么事就回去吧,你出去这么久,你的丈夫肯定很想念你。”沈卿舟的话明显是在送客。

谢家懿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非常感性地看向林乔:“林小姐,你看卿舟他这样,我做母亲的多伤心?我千里迢迢从法国赶回来看他,一腔担心到了这全都成了碎片。”

林乔僵硬地被沈卿舟拽着,为难地看看他又看看谢家懿,谢家懿何等角色,没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道:“林小姐,我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你先请回吧,这里有我。”

她毕竟是沈卿舟的母亲,林乔如果真的想要嫁给沈卿舟就必须跟她搞好关系,所以她这个要求她真的没办法拒绝,不然沈卿舟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

林乔试着扯回自己的手,可沈卿舟握得非常紧根本扯不开,她无奈地小声道:“我改天再来看你,今天先走。”

沈卿舟抿唇望着她,固执地吐出一个字:“不。”

谢家懿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直接上前狠狠地按住了沈卿舟受伤的手指,他下意识松开了手,她便立刻挡在他面前对林乔道:“林小姐,再见。”

林乔担忧地望向了一眼面色苍白的沈卿舟,朝谢家懿微微鞠了一躬就走了,走得时候堪称一步三回头,十分不舍。

沈卿舟望着她的背影,疲倦地躺会病床上,望着天花板一个字都不再说。

谢家懿等待着林乔离开,直到林乔关上了房门,她才转过身面无表情地质问沈卿舟:“沈卿舟,你是我的儿子,我了解你的性格,林乔这样的女孩你一开始或许很有兴趣,可当你发现她陷入爱情后和普通女孩子对你一样无二,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