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雨去得很快,但也来得无比凶猛,豆大的雨点打在沈卿舟身上,他无处避雨,全身很快被淋湿,他长舒一口气抹掉脸上的雨水,再次看向路口时,瞧见了一辆熟悉的黑色凌志。

雨下得很大,车的前灯照得人眼睛睁不开,水花落在车上溅起的雾气给车子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剪影,那辆车仿佛从世界尽头开来,直接开进了沈卿舟最敏锐的心底。

离得远的时候,看不见车牌号是多少,离得近了,雨再大也没办法再无视那残忍的真相。

是秦慕尧的车。

黑色的凌志缓缓停在林宅门口,沈卿舟站在不远处的墙边靠在,湿透的衬衫附在他身上,让本就穿着单薄的他更冷了,可他却不知道双手的颤抖是因为身体的冰冷还是心里的冰冷。

车前灯缓缓熄灭,沈卿舟透过重重雨幕看见了坐在副驾驶上呆呆望着他的林乔,她似乎很惊讶能在这看见他,脸上写满愕然,而相比于她的诧异,坐在驾驶座的秦慕尧就淡定多了。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林乔迅速从车上下去,一边朝沈卿舟跑过去一边脱掉外套罩在上方,其实雨下得那么大,罩不罩着真的意义不大,但她就是没有放弃,直直地奔到沈卿舟面前,踮起脚尖努力把手举高,将外套罩在他的上方。

她乌黑的长发湿润地贴着白皙的脸庞,脸上的担忧和心疼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这个认知让沈卿舟无比矛盾。

“你怎么在这站着?下雨了你知道不知道啊,你怎么不进去?”林乔拽住沈卿舟的手腕就朝大门走,看都没看不远处停着的车一眼,但沈卿舟却无法把视线从那上面移开。

很快,林乔发现自己无法拉动沈卿舟了,他是个成年男人,即便生着病,想要留在哪里也不是林乔一个女人可以阻拦的。

她不解地回头看去,发现沈卿舟面无表情地望着秦慕尧的车,被雨水冲刷着的嘴唇苍白得看不到一丝血色,而她手中握着的他的手腕,正几不可察的微微颤抖。

林乔知道他必然是误会了,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解释也得先进去,她用力扯了扯他,总算将他的视线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她大声说话,生怕大雨让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先进去再说,别乱想!”

沈卿舟抿了抿苍白的唇,深邃的眸子仿佛破碎的星星,如果没有雨,她大概可以确定他发红的眼中到底有没有其他东西,但现在她毫无办法。

沈卿舟缓缓扯回了手腕,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黑色的身影在雨幕中快速前行,瘦削颀长的身子依旧挺拔,看上去却怎么都觉得比往日落寞了那么多。

秦慕尧一直没有离开,他在车里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瞧见沈卿舟出来了,他从车后面拿过时常备着的两把雨伞,打开车门走出去,挡住了他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