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毫无情绪地看向秦慕尧,秦慕尧一手撑着伞,一手将另一把雨伞递给他,伞下的他衣着整洁面庞英俊,与被雨淋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沈卿舟形成鲜明对比,谁更狼狈,一目了然。

林乔此刻已经追了出来,她快步走到沈卿舟身边,接过秦慕尧递来的雨伞,说了声谢谢就打开了,再次拉着沈卿舟往回走,走了几步沈卿舟就又不动了,林乔撑着伞咬唇仰望着他,他的视线望着别处,那里谁也没有,也不知他在看什么。

拉不走他,也无法独自回去,无奈至极的林乔干脆把伞扔到了一边,抱住他的腰就不动了。

沈卿舟这才不得不收回视线看向她,她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家门就在前方,她却没有回去,他不免有些心疼,可想起身后还站着谁,他就没办法再表达出自己对她的任何怜惜。

他非常疲惫,开口说话时声音十分沙哑,脸上的表情显得很迷茫:“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他低声说完,慢慢将林乔推开,用一种很可笑的语气道,“你跟我说你在家,身体不舒服,不能来医院找我,我信了,还担心你生病,打车跑过来找你,发现你根本不在家,我居然还以为你在公司工作,怕我管你才那么说,我在这等你回来,可你是怎么做的。”

林乔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想解释却无从下口,失措地站在雨中无助地看着他,那表情可怜极了,沈卿舟一堆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作一句:“林乔,我是错过,是不是就因为我错过,我以后做什么都不会对了。”

“……不是。”林乔涩然开口,哽咽着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跟我进去,你听我和你解释。”

沈卿舟摇摇头,弯下腰捡起雨伞塞进她手里,转身离开前淡淡地说了三个字:“我累了。”

他的身体本来就还没有恢复,现在又淋了雨,走几步路都非常难,胃部仿佛被人拧住了一样痛得他几乎痉挛,可他还是强撑着朝前走,硬是越过了依旧站在雨中的秦慕尧,个性之倔强可见一斑。

发现沈卿舟不在医院的杜信陵很快就出来找他了,谢家懿是从杜信陵这里知道沈卿舟生病这个消息的,杜信陵早就预料到谢家懿会找林乔谈话,所以他猜测林乔这个时间大概不在,而林徽明又和沈卿舟水火不容,沈卿舟这么过去多半进不了林家,他又没开车,要是淋了雨就糟了。

杜信陵到达林宅门口时,刚好看见沈卿舟浑身湿透地朝路口走,身子摇摇欲坠。

他立刻停下车拿着雨伞冲过去,扶住他为他打住了伞。

稳住了病号,杜信陵就看向了林宅门口,秦慕尧和林乔两极分化地站着,刚才发生过什么一看就知。

杜信陵愁郁地叹了口气,扶着沈卿舟回到车上,两人很快消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