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抬手揉揉她的头,语气里带着几不可察的宠溺:“辛苦你了。”

林乔瞥了他一眼,道:“不辛苦,反正你在我爸爸那也不会轻松太多。”

“……”

“你自己做的孽,活该。”

这个,还真是活该。

由谢家懿开车带着,他们三人一起回到了市区。看阴宅的事不了了之,谢家懿的来意也是沈卿舟的一个谜题。

把林乔送回房间休息后,沈卿舟便敲响了谢家懿的房门。谢家懿刚进去没多久,很快就打开了门,她也没多问,直接侧身让他进去,随手递给他一个苹果。

“刚洗的,吃吧。”谢家懿换掉了高跟鞋,姿态优雅地将另一个苹果送到嘴边咬了一口,随口问,“要不要给我儿媳妇带一个?”

沈卿舟拿着苹果顺势坐到椅子上看向她:“怎么,你不是不喜欢她么?”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喜欢她了?”谢家懿回眸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只是担心你们会步我和你爸爸的后尘,不过我想了想,你们毕竟是你们,不是我和你爸爸,也许结果不同呢。”

沈卿舟咬了一口苹果,平静道:“明智之举。”

“过奖。”谢家懿耸耸肩。

沈卿舟接着道:“你之前不是说她不适合我们家么,现在有办法解决了?”

谢家懿道:“是啊,小政的确不会赞同她嫁给你,小政的爸爸也不会同意她进方家的门,你把他们家风水搞乱,弄得方家的生意乱七八糟,家里乌烟瘴气,他们现在就更加不会同意。”

“他们终于发觉了?”沈卿舟看向她。

“嗯,不好意思,没帮你瞒住。”谢家懿一脸爱莫能助。

“没关系。”沈卿舟无所谓道,“我也没打算瞒着。”

“你倒是洒脱,也不替你妈妈我想一想。”谢家懿怨念道。

沈卿舟道:“我不是让你出国去散心了么,还给你包了那么大的红包。”

“那是应该的,那叫精神损失费。”谢家懿道,“我为了你离婚了,你给我点钱是应该的。”

沈卿舟一怔,眯起眼问道:“你说什么?”

谢家懿无所谓地吃着苹果说:“我跟你说的那些小乔不适合咱们家的原因,都是顾忌到方家,我原以为你会像以前那样都听我的,但你这次没有,我寻思着既然我儿子那么喜欢,我做母亲的牺牲一下也是应该的。”

“你和方明俊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来之前,刚刚签了离婚协议书,方明俊不太愿意,但还是签了。”谢家懿舒了口气说,“嫁给他这么多年,他也还算有良心,我没吭声他就自动给了我一笔丰厚的赡养费,足够我衣食无忧到死了。”

“你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一下?”沈卿舟倏地站起来,英俊淡漠的脸上一双眸子锐利直接。

谢家懿走过去把他按回椅子上,柔声道:“儿子你别急,妈妈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只要妈妈和方明俊离婚,你和小乔之间就不存在任何阻碍了,咱也不用他们方家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