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不离婚,我也一样可以和她在一起。”沈卿舟冷声道,“你总是自作主张。”

“我知道你有很多办法,但妈妈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办法帮你。”谢家懿摸了摸他的脸,叹了口气说,“你这张脸啊,像极了你爸爸,我有时候看着你,就觉得你爸爸回来了,这么多年都不舍得你找女朋友,但等你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我才发现,其实我挺高兴的。”略顿,她放柔声音,“儿子,回去陪她吧,妈妈没事,妈妈心里始终就你爸爸一个人,离了婚也没什么,顶多就是以后一个人过,我早就习惯了。心里的人不在了,身边陪着的人是谁也就不重要了。”

沈卿舟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即便他再不想面对,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谢家懿嫁给了方明俊,在法律上他就是方明俊的儿子,就算不是亲的,也是继子,林乔如果和他结婚,必然算是进“方”家的门,方明俊是个很好面子的人,当初谢家懿嫁给他,他没让沈卿舟改姓还是因为谢家懿坚持。

沈卿舟长长地舒了口气,蹙眉望向窗外,半晌没有吭声。

谢家懿踮起脚尖揉乱了他的头发,得来他不悦的注视后,慈爱地说:“行了,回去享受和你的心肝宝贝最后的美好时光吧,回了北京你们有场恶仗要打呢。”

“我知道。”沈卿舟躲开她乱来的手,低声道,“方政的企业应该已经一塌糊涂了,他不会善罢甘休,但你不必担心,我让美国同学帮忙查他当初在国外诈骗的证据,已经有了眉目。”

谢家懿惊讶地看着他,半晌才道:“真不愧是沈胤鸣的儿子,聪明!”

“你们都说沈胤鸣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但在我眼里他只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和夫人,以后不要再跟我提他。”沈卿舟冷淡地说完转身便走,颀长英挺的背影异常潇洒,那个熟悉的轮廓令谢家懿无法控制地回忆起了记忆深处的他。

“是啊,我怎么又提到他了,几十年前都说好了彼此谁也不要再想谁,怎么这么久了还是做不到呢。”谢家懿喃喃地说完,手抚上自己的脸,对着侧面玻璃看了一会,嗤笑道,“都这么老了,还学人家年轻人儿女情长,惦记的对象还是个去世了那么久的人,真是够了。”

沈卿舟回到林乔在酒店的房间,她已经洗过澡钻进被窝睡觉了,房间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雪白的被褥、床单、枕头与雪白的她一脉相承,只除了她那似蝶翼般展开在枕头上的乌发。

走到床边轻轻坐下,沈卿舟抬手落在她娇嫩的脸上,食指指腹轻轻地抚着她脸部的弧线,停留在她酒窝处时,他缓缓收回手,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林乔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稍稍皱着,像在思索什么难题一样纠结着。

沈卿舟先是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随后便伸手帮她抚平眉心,低声轻语道:“也许我看上去真的很像他,但至少我的心不会像他那样善变。”他曲起手指刮了刮她的鼻子,微微勾起唇角,语调柔和地吐出二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