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出林乔的犹豫,戚正松开握着她手腕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我们一会就走。”

林乔想要开口阻拦他,可他走得很快,她到了嘴边的话也没能说出来,她心想算了,听听他怎么说好了。

戚正换了衣服和林乔一起离开,两人一起下楼时又遇见了之前那个护士,护士眼神奇异地看着林乔,似乎对戚正身边有女人感到非常惊讶,林乔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戚正看了看她,侧身挡在了她面前。

他们一起进入电梯,谁都没说话。电梯里人不少,林乔站在戚正身后,由戚正拦出一个小角落,别人挤不到她,他的体贴和周到无可挑剔。

林乔自后凝视着他高挑的背影,有些想不通这个在自己印象里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要那么选择。她在精神病院出事,向他求救,以他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猜不到那间医院有问题,他到底为什么在明知赵淳钧不可靠的情况下还要把她唯一得救的机会暴露给对方呢?

去吃饭的时候,林乔没有开车,戚正开车载着她找了附近一间西餐厅,餐厅并不大,但装修得很用心,服务也很周到,林乔本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对这些倒是并不在意。

两人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餐后便双双沉默,都在等对方先开口。

先打破沉默的是戚正,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充满歉意地说:“林小姐,第一句话我还是得跟你再次道个歉,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够好,希望你多多见谅。”

林乔摇了摇头:“我说过了我不介意,戚医生请我出来就是说这个吗?”

戚正道:“这个是其一。”

“那其二呢?”林乔说话时不断看表,似乎有点着急离开。

戚正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垂下眼道:“其二就是,当时我本来是准备替你打电话的,但离开时刚好碰见了淳钧。”

林乔微微颔首:“所以?”

戚正叹了口气:“你别着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淳钧认识时间也不短,你找我帮忙的事他应该看到了一点,再加上一点猜测,遇见了我就直接说那件事由他来办了。”

林乔拧起眉:“他看见了?”

戚正道:“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看见了,总之这件事他猜到了,我也担心他会言而无信,所以我在看着他打完电话以后才从那里离开。”略顿,他压低声音,“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和他常常见面,接触久了也多少了解他一点,我知道他不是个好人。”他抬手按了按额角,坦白道,“但你看最后的结果,他的确是打了电话,你也得救了,那说明我的判断没错。”

林乔不知该怎么回应,戚正也不急着逼她开口,紧接着道:“如果不是可以确保你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把这件事交给他,如果这样林小姐还是觉得不高兴,那要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原谅,我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