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乔失笑:“戚医生你真执着,你为什么非要得到我的原谅呢,我们又没什么关系,我原不原谅你对你也没什么伤害,而且我原本也没生过你的气。”

戚正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摇摇头:“你说得对,是我钻牛角尖了。”他舒了口气,道,“林小姐是个好人。”

莫名被发了一张卡,但这是夸奖的意思,林乔从容地接受了。

话说得差不多了,牛排和红酒也上来了,林乔和戚正碰了个杯,斯斯文文地开始吃饭,心里还在想着该怎么询问一下他是否愿意作证的事。

理想很远大,但最后却没有实现。直到吃完了饭,林乔也没能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她被戚正载着回到医院,在医院门口道了别后便开车前往林氏集团。

在去那里的路上,她买了外带拿着,沈卿舟在忙公事,现在肯定还没吃饭,她也没什么事做,给他送一趟好了。

林氏集团最近的生意很不错,方明俊忙着处理儿子的烂摊子,没心思捣乱,沈卿舟又一直在帮忙打理,他们想不好都难。

自从沈卿舟入股林氏集团,集团总部大楼的装修有了不少改变,包括林徽明的办公室,沈卿舟在林徽明出游期间把他的办公室全部改造了一遍,他自己办公也直接在这里,并没安排单独的办公室,显然并不打算在这里久待。

林乔到的时候,沈卿舟正在处理文件。他给林乔开了门就回到了办工桌后翻着一叠厚厚的文件,林乔扫了他一眼,没有打搅他,把饭菜放到桌子上,准备等他一会。

等着他的时候,林乔被办公室里一缸金鱼吸引了,她起身凑到鱼缸边稀奇地望着,正想着沈卿舟干嘛摆在这一缸金鱼,就听见他警告道:“看看可以,别乱动,那是风水鱼。”

风水风水,自古风水学都离不开水,《易经》里讲“润万物者莫润乎水”,鱼缸离不开水,在办公室里摆鱼缸便是正对了“水”这个字。然而,这看似简单的风水鱼其实很复杂,“来水”和“去水”位都非常重要,并非摆了便会有效。

林乔一听沈卿舟说这是风水鱼,立刻跳出了一米远,生怕招了这位爷的“财神”。

沈卿舟看林乔反应过度的模样,再对比刚认识时她对风水学的不感冒,嘴角不自觉勾了起来。

林乔瞥见他那抹意味深长的笑,虎着脸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沈卿舟放下手里的钢笔,靠到椅背上,双手交叉淡淡道:“你怎么来了?”

林乔望着他:“你不忙了?”

沈卿舟站起来朝她走去,两人一起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他自然地揽住她的肩膀,低柔地说:“你来了,就算忙也要推后。”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林乔怀疑地说了句,挣开他的手臂把饭盒打开,“还没吃午饭吧,吃点东西再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