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慢条斯理道:“一群小孩子跑去公安局凑热闹,没大人看着怎么行。”

林乔被他的话逗得笑出声来,掩唇道:“你说我是小孩子?”

沈卿舟回眸睨了她一眼,淡声问:“你不是?”

“……”和他比起来,好像她的确挺小的,于是她道,“好像还真是,沈叔叔。”

沈卿舟眉头一拧,对于她刻意将心智上的年龄转移到实际年龄上来吐槽他,他表现出了难得的淡定与漠然,只哼了一声便率先离开了办公室。

沈卿舟开车载着林乔前往公安局,他最近一直都没开那辆拉风的法拉利,不知又从哪弄了辆奥迪A8,和她在虔城第一次见到他时开的那辆一样,但从内饰来看,这辆是新车。

“你新买的车?”林乔问。

沈卿舟瞥了她一眼:“这么久了你才发现,显然你平日里对我的关心非常不够。”

林乔摸摸脸,本来还想说他太浪费了,结果被他这么一提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赢了。”她甘拜下风。

沈卿舟收回视线看着前方,沉默地调转方向盘将车子驶入弯道。他开着驾驶座的窗户,任风吹乱他细碎的黑发,他外表看上去对去公安局这件事并不上心,但内心其实一直在想对策。

王嘉琪忽然跑去公安局,这件事既在他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去或者不去,在沈卿舟心里没有一个绝对性的因素。

从表面上来看,王嘉琪的伤口似乎已经恢复了,不会再因为方政的事难过和失控,那么她知道了方政被抓的消息就不会跑到公安局去。

但反之,她若只是假装的什么都不在乎,心里还是很在乎的话,她跑过去也情有可原。

沈卿舟对她的事其实并不在意,她去或者不去都无所谓,干扰不了他的计划。他甚至不需要方政去坐牢,因为他有比坐牢更足以令方政崩溃的其他办法。

沈卿舟之所以跟着一起过去,到底还是为了林乔。

之前林乔刚从精神病院回来的时候,跟他说起结婚的事,他是放在心上了的。

既然他已经考虑娶她,那就绝对不会让她有任何后顾之忧。他会为她安排好一切,保护她,对她好,给她经济上的保障,即便他再忙,也会努力挤出时间和精力去呵护她,因为他该有的社会地位、金钱和权势都已经有了,而拥有这一切的男人,在恋爱观念上都非常成熟。

沈卿舟给林乔的,是那种好像父爱一般无所不能的爱。这样的爱情是每个女人所梦寐以求的,但能得到的却少之又少。林乔懵懵懂懂,完全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什么待遇,但也就是这份懵懂和未知,让沈卿舟的沉默付出显得越发难能可贵。

两人一齐到达公安局,沈卿舟带着林乔直奔王晋那里,他已经提前到了,正和王嘉琪在一块,王嘉琪刚刚见过方政,现在不知状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