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乔的料想中,王嘉琪一定会哭,但当她真的见到她时,却发现她的眼眶一点都不红。

王晋和王嘉琪正在和警察说话,林乔跟沈卿舟进来,对方的视线就朝他们看了过来。

王嘉琪瞧见林乔,微微失了一下神,随后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还不如不笑。

王晋叹了口气,招呼沈卿舟他们过去:“沈大师也来了,快来坐。”

警察瞧着这几人是把公安局当成他们家了,有些不悦地皱眉道:“有什么事你们换个地方说,否则我就找人给你们做笔录了,我想你们说的肯定和方政有关。”

警察这是在给他们忠告,变相提醒他们这里不适合谈话。沈卿舟和警察对视了一眼,互相朝对方点了点头,这一幕景刚好落入了林乔眼中,她顿时了然,原来沈卿舟和警察认识。

“警察同志说得没错。”沈卿舟将手机塞回西装口袋,蹙眉道,“换个地方说话。”

王晋自然不会拒绝沈卿舟的提议,王嘉琪也没有反驳的意向,她温顺地站起来跟在王晋身后一起走,林乔放慢脚步走在她身边,等和前面两个男人稍稍拉开一段距离,她才压低声音问她:“嘉琪,你没事吧?”

王嘉琪摇了摇头,声音略哑地说:“我没事,你别担心。”

林乔舒了口气:“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是没事,我怎么能不担心。”

王嘉琪咬了咬唇,只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林乔见她不愿多言,也没有勉强她,和沈卿舟一起带着他们父女俩去了沈卿舟的住所。

在沈卿舟家里,林乔现在也算是半个主人,她让沈卿舟陪着王嘉琪父女俩说话,自己去给他们沏茶倒水,等她忙完了端着茶杯出来,就发现他们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

林乔安静地把杯子放在每个人面前,搞定之后坐到沈卿舟身边,沈卿舟侧头望向她,眼神之锐利令她毛骨悚然。

于是,林乔主动打破了沉默:“王叔叔,嘉琪,先喝点水吧,有话咱们慢慢说。”

沈卿舟瞥了王家父女一眼,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微垂着的眼睛睫毛又长又密,眼神深邃复杂,像遥远的极光,疏离难懂。

“哎,其实今天这事,也怪我太鲁莽。”王晋放下茶杯叹息着说,“我知道方政这事的时候,有点高兴过头了,没注意到嘉琪的想法,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王嘉琪看向自己的父亲,抿唇道:“您不需要注意我的想法,反正我的想法都是错的。”

王晋恨铁不成钢道:“你还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的,那说明你还有救。”

王嘉琪撇撇嘴,不再言语。

沈卿舟冷淡地看着他们,接着喝他的茶,他与王家父女保持着不冷不热的关系,好像站在帷幕后面的智者,淡淡地看着他们犯傻,也不打算提醒他们,纯粹是在看他们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