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不耐烦地催促道:“小姐,请快一点决定,否则我不排除以妨碍公务罪带你回警局的可能。”

护士一激灵,为难地抿着唇道:“您要看谁?我们这有很多病人,现在都已经睡了,他们睡前都会吃药,可能不能配合您工作,所以我建议您还是明天白天再来。”

沈卿舟放开林乔的手,上前一步自上而下俯视着护士低柔地说:“我要见季同,带我去,或者把他带出来,不要说废话。”

护士怔怔地看着沈卿舟,似乎被他吓到了,直到林乔咳了一声,她才猛地回过神道:“我、我带您去见他。”

沈卿舟侧身让开示意她带路,林乔跟在他们后面一起进入病房区,这条路她再熟悉不过,路的尽头就是她曾经被关的那间病房,她在那里度过了这辈子最长的一天。

护士在到达上次林乔被关的那间病房前停了下来,站在一间病房外迟疑了片刻,收到沈卿舟冷漠的注视后才踌躇地打开了门,这间病房里只住了一个人,那就是季同。

屋子里没开灯,很黑,季同如护士所说的那样睡着,不开灯时林乔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只能分辨出那是一个非常清瘦的男人轮廓。

“警察同志,我没骗你吧,他已经吃了药睡下了,您还是明天早上再来吧。”护士无奈说道。

沈卿舟直接道:“出去。”

护士一怔,问:“您说什么?”

沈卿舟看着她又重复了一遍:“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林乔这一路一直躲避着护士的眼光,怕护士把她认出来。虽然认出来也没什么,但沈卿舟可是来假冒警察的,他上次来救她的时候那护士大概没见到他,所以没认出他来,可她就不一样了,护士给她送过饭,肯定对她印象深刻,她要是暴露了自己,很可能也让沈卿舟不算高级的谎言破裂。

对于沈卿舟的惜字如金和排斥,身为女性的护士从本能上就有一种恐惧,她已经妥协到了这个地步,再妥协得更厉害也在情理之中。

她垂下头叹了口气,说了句“请您尽快离开”便走了。

林乔看着她离开病房,听见沈卿舟吩咐她:“林乔,把门关上。”

林乔立刻应下,跑去关了门,然后站在门口望着离病床有大概一米远的沈卿舟。

他从进来就站在那,一直都没动,没靠近也没远离,笔直地立着不知在看什么。

许久,林乔都有些着急了,他才不急不缓地开了口,声音压得很低,不仔细听几乎听不见:“季同,别装了,起来。”

林乔诧异地看向病床上躺着的男人,那个男人在沈卿舟的话说完后就睁开眼坐了起来,自下而上仰视着沈卿舟看了好一会,才声音沙哑惊讶地唤了他一声:“卿舟?”

沈卿舟扯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拉开手臂靠到椅背上没有情绪地说:“很高兴你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