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听见季同叫出沈卿舟的名字,林乔以为季同和她一样,是被误关进精神病院的。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很可能就是戚正和赵淳钧。但听完他们的对话,林乔发现她想错了。

对于再次见到阔别多年的好友,季同的表情并没有多高兴。他坐起身,从雪白的枕头底下摸出两粒药,缓缓下床走到窗边,用力朝窗外丢了出去。

看来医院每天晚上给病人吃的药他没吃,难怪他没睡着。林乔看看沈卿舟,沈卿舟望着季同,漆黑的眸子在夜色中几乎看不见,但林乔可以感觉到他此刻情绪有些低沉。

“你终于来了。”季同转过身看着沈卿舟,靠在床边淡淡地说,“需要开灯么?”

沈卿舟抬眼望着他,道:“不必。”

“这么多年了,我都以为我记不起你的样子了,但是见了你还是能想起你是谁,这很神奇,你说是不是。”季同弯了一下嘴角,他站的地方有月光照射,相对来说比较亮,倒是能看清一点他的表情,“你是怎么找来的?”他问。

沈卿舟眉头微锁道:“查这间医院的底细时偶然见到你的资料,所以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是你。”

季同沉默地低下头,双手交握,身体看起来单薄又瘦削,仿佛经不起太强的风。

“你是真的有病,还是被别人故意关在这。”沈卿舟话里的“别人”指的自然是戚正,他也不兜圈子,很直接地说,“你知不知道丁月去世了?”

季同倏地抬头,怔怔地看着沈卿舟,他眼睛里有失落和彷徨,但没有惊讶,看来他知道。

“戚正告诉你了?”沈卿舟问。

季同停顿了一下,道:“是的,他什么都告诉我了。”

沈卿舟倏地站起来,语气冷漠道:“看来你还真应该被关在这,你知道丁月去世了,居然一次都不去祭拜她,你甚至都不来看你们的孩子一眼。”

季同表情微妙地苦恼了一阵,幽幽道:“卿舟,你觉得丁月会需要我去看她么,她应该不在意我是否还活着,她和戚正……”他说到这停住了,似乎有点说不下去,表情很憔悴。

“她和戚正怎么回事?”沈卿舟侧头问。

季同看了他好一会,才缓声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想知道我自然会告诉你,这件事我本来谁也不想说,逝者已矣,说出来没意思……”

“别废话。”沈卿舟不耐地催促。

季同轻笑一声,道:“你知道的,我是个做记者的,整天在国外跑,日子过得又忙又危险,女人是需要陪伴的,尤其是在怀孕的时候……小月她早就对我很不满了,她和戚正在我出国的那段时间就已经在一起了。”

这下不止是沈卿舟诧异,连林乔都一脸震惊,季同仿佛没见到他们的表情一样淡淡地继续道:“这件事也不是我妄下判断,是小月自己承认了的,那个孩子,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的还是戚正的。戚正大概是觉得愧疚,我出事之前到国外看过我,丁月那个时候预产期就快到了,不能走动,她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那时刚好出事了,手机丢在了事故现场,所以没有接到,这些都是戚正事后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