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上一章看到有留言想测“蓉”这个字,其实测字具体还是看你写出来啥样,粗略来看这个字,它有宝盖,一般来说测字的人应该头疼或者头部有伤。

蓉字的中间还有个灾字,火灾、电灾、官灾、婚灾都有可能。除了灾,还有个口,我想妹子一定挺爱吃,应该不瘦吧?这个字也不算凶,至少妹子家里应该吃穿不愁。一家之言,仅供参考-3-

PS:大师是水瓶男啊!除了处女男骂声最高的就是它了!没有强大内心可千万别招惹水瓶男!爱吃醋爱刨根问底的也千万别招惹水瓶男!这是一群非常有意思的生物,跟水瓶男相处就类似放风筝,不会放风筝的女同学们就别招惹水瓶男了,容易气死。水瓶男才华横溢,极度聪明,爱好根性别一样广泛,做朋友幸福做老公痛苦,用曾志伟的话说:你们自己选?

心眼小,爱记仇这种事不亚于天蝎男,撒谎技能三颗星,重点在于他会用这种撒谎试探你的态度。如果你暴跳如雷那就输了,正确的方法是微微一笑当他是个屁,他就自讨没趣立马对你肃然起敬了!就跟沈大师对林乔似的,你当他是个屁他就贴上你了!贱吗?是的,贱,很贱,非常贱。水瓶的无节操无下限有点类似老人,知道自己快挂了之前回光返照那种折腾劲儿,别提了!在正常人眼里不可理喻的事,放在水瓶男眼里就是好玩,玩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这是一类追逐过程并且不享受结果的人,而且他们不是不知道如何对别人好,他们是哪种明知道怎么对别人好,却偏偏要反着来的,简直就是贱死了。如果真的找了水瓶男当老公,要防备的可不只是女人,对他们来说,一切皆有可能,呵呵[再见]

☆、第70章

“当那嘹亮的汽笛声刚刚停息

我就沿着小路向树下走去

轻风吹拂不停在茂密的山楂树下

风吹乱青年旋工和铁匠的头发”

别误会,这不是什么现代诗,而是一首歌的歌词。这首歌的名字叫《山楂树》,诞生于1953年的苏联,描写的是工厂青年的生产生活和爱情。

林乔生完了孩子,是整个沈家的大功臣,沈卿舟心疼她的身体,对她几乎有求必应,所以,现在他在给她唱歌。

沈卿舟有一副好嗓子,刚认识他时林乔就知道了。他说话时语调低沉动听,唱歌更是毫不逊色于歌手。即便没有伴奏,清唱却更能突显他歌声的沉澈,林乔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听他唱完《山楂树》的一小段,忍不住称赞道:“真好听。”

沈卿舟抓着林乔在被子底下的手,瞥了一眼输液瓶,还有一点就输完了,下午他们就可以办出院了。

“还疼吗?”他不和她交流唱歌的事,只在意她的伤口。

林乔摇了摇头:“早就不疼了,刚才跟你说疼是因为想让你给我唱歌。”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