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挑了挑眉,英俊又淡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可以称之为危险的神色,林乔忍不住朝上拉了拉被子,闪躲着他的目光,可他一句轻轻的“别乱动”便让她立刻缴械投降。

“好。”她满口应下,舒缓地笑了笑。

沈卿舟张口,正要再说什么,婴儿床里的女儿却忽然哭了起来,林乔立刻紧张地望去,沈卿舟也松开了她的手走到了婴儿床边,仔细地检查女儿为什么哭。

“尿了。”沈卿舟面色古怪地说了一句,将孩子抱起来动作生涩地想要给她换尿布,林乔看着他僵硬的动作有点担心他是不是能换好,想说还是叫谢家懿来换吧,可又怕说出来会打击到刚当爸爸的男人,于是只好憋回了肚子里。

所幸沈卿舟虽然换的时候比较生疏,但最后还是换好了,还算有惊无险。

林乔瞧他做完了一切,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不然还是用尿不湿吧,省事一点,不用老换。”

沈卿舟看向她道:“不行。”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尿不湿虽然省了大人的事,可对孩子不好,总在那里贴着不舒服又不卫生,还是用尿布吧,妈准备了很多。”

沈卿舟把孩子放回婴儿床里,弯腰侧对着她逗弄孩子,从林乔的角度可以看见他温柔清俊的侧脸。

人家都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但林乔总觉得平日里冷冰冰的男人一旦温柔起来才是最迷人的。

沈卿舟现在这副仿佛可以包容一切的模样,简直让她这好久都没受到丈夫滋润的已婚妈妈心痒难耐。

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炙热的注视,沈卿舟回过头来看向了她,微眯着眼若即若离地将视线在她身上来来去去,每一次若有似无的眼神触碰,都让林乔的心跳波动巨大。尤其是他最后收回视线重新低下头去看女儿时那个柔情似水的眼神,简直像泛着春.光,直叫林乔口干舌燥。

“孩子醒了?”

谢家懿的出现打断了两人之间无声的暧昧,她手里提着午餐,随手关好门便走进了屋里。

今日的她与往日不同,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开始,谢家懿就不再穿高跟鞋了,连总是不重样的昂贵名媛套装也换掉了。此刻的她一身简单舒适的长裤和衬衫,外加平底鞋,长发高高绾在脑后,脸上不施脂粉,分明是一切以孩子舒适为宗旨的打扮。

林乔刚生产完,就算是因为顺产恢复得快些,也暂时没办法带孩子。林乔的妈妈几年前就去世了,也不能帮她带孩子,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谢家懿来帮忙了。

谢家懿放下午餐,把沈卿舟打发走去陪着林乔,自己守在婴儿床边看着孩子。孩子见了漂亮的奶奶,立刻就不哭了,吱吱呀呀地和奶奶玩得不亦乐乎。

沈卿舟坐到病床边挨着林乔,眼睛望着谢家懿和孩子,似乎在思索什么。林乔久久得不到英俊的丈夫的注视,有点吃醋地用没有挂水的手抓住了他的手,用指甲使劲挠了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