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为了避嫌一样,打开锁后赵淳钧就扬起了手,表情诚恳地问:“可以了吗?”

林乔靠近了他一点,仔细看了看门锁,确认真的没有再锁着后点了点头:“谢谢。”

赵淳钧微笑道:“不客气。”语毕,起身走到窗边,稍稍拉起雪白的窗帘,侧对着她道,“说正题吧,你应该很着急。”

林乔也不掩饰自己的急切,颔首说道:“请你告诉我方明俊把我婆婆和女儿带去了哪里。”

赵淳钧回眸看向她,眼睛眯起,满是煞气:“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是知道,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林乔有些无措,思索了一下说:“你会有好处,我先生回来会找你谈。”

“沈卿舟?”赵淳钧似不屑地挑了一下嘴角,轻嗤一声顺势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双腿交叠指着自己隔壁的沙发道,“你坐下说。”

林乔不想远离门口,可赵淳钧摆出一副她不过去他就不继续谈下去的架势,她也只好乖乖坐过去了。

“这样才对。”赵淳钧满意地看着她,手指闲适地在膝盖上点了点,道,“你先生的好处我自然要收着的,可你愿意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呢?”

林乔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抱紧背包道:“你什么意思?”

赵淳钧忽然站起身靠近了她,她下意识朝后撤,他却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按在了沙发背上,整个人贴紧了她,语气里带着冰冷的阴柔:“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这个地方很安全,谁也不会知道门里面发生了什么,就算你先生回来,也只会知道你来找过我,不会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你可以毫无保留地发挥,嗯?”

他的话令林乔毛骨悚然,他掐着她的脖子,这让她有些窒息,不自在地挣扎了几下,这举动似乎激怒了他,她直接被压在了沙发上。

“嗯!”林乔闷哼一声将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手下男人精瘦坚硬的胸膛有着强大的力量,让她精神的防线几度面临崩塌。

赵淳钧面容锋利,看着林乔无力地抗拒他,眼睛全都注视着她的面无表情,并没发现她换成一手撑在两人之间,另一手探向了因为他们的动作而掉在地上的背包。

“看着我。”赵淳钧的声音就在她上方,他的手桎梏着她,触碰到她身体时那温度仿佛冰冻的池水。

林乔努力瞪着赵淳钧,将他的注意力吸引到她的脸上,手下成功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玻璃碎片。碎片很锋利,她拿着时因为用力而划破了手指,但她一点都不在意,拿着碎片便朝赵淳钧的胸口捅,赵淳钧猛地醒悟过来,急忙后撤身子和她拉开距离,但还是有点迟了,他白色的衬衫下被划伤,慢慢有血液染上来,他拧眉看着林乔,林乔举着碎片白着脸与他对峙,他和她对视了一会,忽然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