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赵淳钧不知何意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她道,“其实你想知道的答案非常简单,方明俊没有把她们带到什么难找的地方,你去方世集团看看吧。”

在拿出碎片的那一刻,林乔以为自己得不到女儿和婆婆的消息了,可现在赵淳钧却告诉了她。这让她非常非常意外,却也没心思再想他这么做的原因,她在得到消息后毫不留恋地转头就走,总共时间不超过十秒钟。

赵淳钧站在原地抚着胸膛上的伤口,看着半掩的门低低地笑了一声,独自走进办公室的隔间,脱了白大褂和衬衣为自己包扎伤口。其实他的目的很简单,让沈卿舟因为方明俊的行为而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和对方的战争中,此外再加上法院的案子,他绝对抽不开别的心思来对付他。

到那个时候,他要做什么就方便许多,而他要怎么害他,也都更简单了。他面上是方明俊的合作人,背地里却将沈卿舟和方明俊的关系挑得更僵,方明俊和沈卿舟对战,两人必然两败俱伤,到最后左手渔翁之利的,只有他一个人。方明俊没有心思来找他这个背叛合作的人算账,沈卿舟也没精力来找他的麻烦,他们两人各自元气大伤之后,才是他出场的时间。

☆、第七十六章

离开精神病院的时候,林乔在门口看见了徐捷,他没有离开,站在车边等着她,表情不太淡定。

见到林乔出来,徐捷脸色一松,迎上来道:“你没事吧?”他将她从上到下仔细看了看,发现她紧握着背包带子的手正在流血,不由脸色大变,“你怎么受伤了?是赵淳钧做的吗?”

徐捷是警察,对于伤害人的事感觉非常敏锐,林乔没有否认,可也没心思追究这些小伤,直接道:“赵淳钧说我妈和女儿被方明俊带到了方世集团,我们现在就过去。”

徐捷皱起眉道:“沈卿舟已经上了飞机,两个小时左右就回来了,我们要不要等他一起去?”

林乔惊讶道:“他回来了?”

徐捷点点头说:“是的,我和他说你单独去见赵淳钧了,然后他就告诉我他马上去机场。”

林乔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握紧拳头道:“如果要等他也不是不行,但我有点担心这么两个小时方明俊会把她们转移到别的地方,我赌不起。”

徐捷有些为难地看着她,就在两人纠结着是否要等待沈卿舟回来再行动的时候,林乔的电话就响了。

电话不是在沈卿舟收到徐捷消息后立刻打来的,而是特意在林乔从赵淳钧那离开后才打来,这看上去该是和沈卿舟无关的电话,毕竟他人已经上了飞机,很快就要回来了。只是,事实是林乔接到的,就是沈卿舟吩咐人打来的电话。

“小乔,我是信陵,刚刚士衡已经上飞机了,他不能打电话给你,所以让我告诉你一声。”杜信陵在那边语气有些焦急地说,“你没事吧?赵淳钧有没有把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