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若有所思地垂下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荣伦接着道:“你到底为什么和嫂子吵架?”

沈卿舟抿抿唇说:“其实也没有吵架,就是不怎么说话,我最近也忙,前几天惹到了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哄她。”

荣伦撇嘴道:“我不信你不知道怎么哄,你估计就是太忙了,而且你也鼓不起勇气。”

沈卿舟放下手里的资料,忍不住道:“你到底是来跟我说公事的还是来教训我的?”

荣伦扬起眉说:“我站在正义这一边,不管是公还是私。”

沈卿舟握了握拳,掩唇咳了一声,起身道:“我不跟你说了,天色很晚了,你直接歇在客房吧,一楼最里面那间,刚才你嫂子已经给你打扫干净了。”

荣伦跟着站起来惊讶道:“原来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当时在专心看材料,没看见嫂子收拾房间呢。”

沈卿舟斜睨着他,眼睛里充满了警告,荣伦不在意道:“这么漂亮又温柔的好老婆你可得好好把握,想要的人太多了,你别以为你就万无一失,人家还得帮你带孩子,还得收拾房间,还得顾忌你那坏脾气,说实在的,真不容易,这是一种修炼啊。”

沈卿舟短促地呼了口气,拧眉说:“知道了,你今天话太多,先到这,休息吧。”说罢,不耐烦似的转身就走。

荣伦叹了口气,收拾了桌子上的资料,抱起来朝客房走去,走过走廊时还不忘记把客厅的灯关了。

这几天谢家懿一直没来,自从那次方明俊的事情结束后,谢家懿常常都很忙,林乔只能自己带孩子,沈卿舟有跟她乱生气,她这边真的是身累心更累,孩子不吵闹的时候,几乎是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沈卿舟进屋的时候,林乔正躺在床上休息,床边的摇篮里躺着呼呼大睡的女儿,女儿的口水流的满嘴都是。

沈卿舟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挨着林乔坐下,林乔的手还搭在摇篮上,连睡觉眉头都皱着,小脸比结婚前瘦了不少,下巴越来越尖了,那标准的瓜子脸真是越来越俏丽,可她为美丽付出的劳累和辛苦真的太大了。

沈卿舟自责又心疼地帮她盖好被子,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白皙的面颊,正打算摸摸她,就见她敏感地睁开了眼,充满敌意地看着他。

沈卿舟一愣,有点惊讶于林乔看自己的眼神,即便她在发现是他之后很快就放松下来,可他还是觉得,他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在她身上发生的事,对她的打击有点太大了。

林乔到底还是女人,在某些上的承受能力不比他这个大男人,而他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在出事之后还对她毫无安慰,甚至冷若冰霜,莫说是她,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了。

“你忙完了?”林乔迷迷糊糊地说着,“忙完了赶紧洗澡睡了吧,也不看看都几点了,年轻也不能这么糟蹋,等你老了你就知道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