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站起身朝浴室走,背影说不出的疲倦和落寞,好像被做了错事对不起主人的宠物犬。

林乔撑着头看着这幅模样的他进了浴室,嘴角忍不住挑了起来。

“啊哈,看来最后还是你先忍不住啊,臭男人。”她啧啧说了句,起身换了睡衣躺回被窝,拿起床头的书翻开慢慢看了起来。

书是沈卿舟的书,是关于风水的,她很久以前就买了,可是一直没有时间看,就算看也看不懂。后来和沈卿舟熟了,又结婚了,看书时不懂得就可以直接问问著作者,这份近水楼台的优越感让她信心倍增,总觉得学几年她也能成略有小成了。

不知不觉,从前毫不相信这些的北大高材生林乔也渐渐沉沦其中,她不见得是迷信,也没有什么过度的依赖和信仰,她只是相信她的男人,并且也切身实地地感受到了其中的奥秘。

沈卿舟洗完澡出来,只在腰间松松垮垮围了条浴巾,虽说林乔和他已经是夫妻了,可两人的感情却还仍处于新婚的甜蜜与羞涩阶段,沈卿舟如此“豪迈”地走出来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林乔仍是有些脸红。

他拿着刮胡刀,侧山弯着腰一边刮胡子一边找东西,翻找东西时手臂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平日里也不见他怎么健身,可他那线条优美的倒三角,以及腹部漂亮的腹肌,实在迷人得不行。他半裸着在她面前刮胡子,林乔只觉自己的心就和那刮胡刀发出的嗡嗡声一样不能平静。

很明显,林乔的视线过于炙热,炙热到沈卿舟都无法无视了。他放下刮胡刀归于原处,掀开被子躺上床,被子轻轻地搭在他的小腹,雪白的浴巾被他从被子下面抽出来扔到一边,他这才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微眯着眼侧头看向了她。

“怎么一直盯着我看?”他似乎不解地问了句,然而也不需要她回答,径自道,“哦,今天还没有交公粮。”他仿佛恍然大悟,直接撩开被子扑到了林乔身上,林乔被他突然袭击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叫完了就迅速捂住了嘴巴,既担心被楼下的荣伦听到了误会,又担心吵醒孩子。

沈卿舟看她那副心惊胆战的模样,不由宠溺地用鼻尖贴了贴她的鼻尖,柔声道:“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就别和我冷战了,我们讲和吧。”

林乔愣愣地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俏脸庞,红着脸道:“明明是你自己先发起战争的。”

沈卿舟叹了口气说:“我哪里舍得跟你冷战,我那是在生自己的气,我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些人渣,受了那么多惊吓,实在太不应该,我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林乔半信半疑地注视着他,他神色诚恳,眼神认真,明显说得都是真心话,这样一来,她就什么气心都没了。

“我没事。”她柔和地说,“就是你,两地跑来跑去那么累,还那么辛苦,都怪我太没用,要不然就能替你分担一点了,我也觉得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