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卿舟和警察一起来到这间可疑院子所在的胡同口,这里已经聚集了一辆车的便衣,大家都在这等着,等待他们到达之后下达指令。

“刚刚去那边看过了,四合院门锁着,里面不知道有没有人,我们也不敢贸然翻墙进去看,就怕有人在里面给惊着。”一名等在这里的警察说道。

刘队长点点头道:“查到院子的主人是谁了吗?”

另外一名警察说:“倒是没来得及确认房子的主人是不是赵淳钧,但我们问过隔壁的住户,那间院子一直都是由他们打扫的,说是有个姓赵的先生雇佣了他们,天天给他打扫房子,却从不来这里住。”

刘队长勾唇一笑:“应该就是这了,准备行动,赵淳钧肯定在里面。”说罢,看向沈卿舟,赞叹道,“沈大师,名不虚传啊。”

沈卿舟没有笑意的微微勾唇,算是回应了他的夸赞,他这样平淡的反应显然是在不满他们的磨蹭,于是刘队长也不再多言,安排了各个人的任务,开始实施抓捕行动。

第八十二章

所谓瓮中捉鳖,说得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几个便衣守着后门,几个便衣守在前面,身手好的警察翻墙而入,刘队长和人亲自在门口踹门,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前前后后的部署都到位了,门也开了。

沈卿舟和刘队长在门开的一瞬间就冲了进去,当他们看见里面的景象都有些稍稍发愣。

赵淳钧坐在院子中央的石桌边,桌子和椅子上都铺着干净的锦缎,缎面上有中式杯垫托着茶杯和茶壶,赵淳钧正端着茶壶给几个空杯子倒茶,听见门口的动静既不惊讶也不慌乱,反而平静淡漠地说了句:“来了,等你们很久了。”

刘队长疑惑地看了一眼沈卿舟,用眼神和他交流着疑问,赵淳钧可以如此淡定地等待他们的抓捕,是否是他有什么埋伏,又或者,他有其他准备?

沈卿舟瞥了他一眼没言语,凝眸看着赵淳钧,赵淳钧回眸看了他一眼,朝他招招手,仿佛叫宠物一样唤道:“来,沈大师,您是大师,临走之前,我想和你喝一杯。”他将杯子端起来,站起身朝沈卿舟走,边走边道,“我从来不喝酒,所以今天只能以茶代酒了。”他停步在沈卿舟面前,将茶杯递给他,微笑着等他接过去,仿佛确认他不会拒绝一样。

只是,今天已经有很多事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沈卿舟没有接过茶杯,也没理他,只是看向刘队长道:“时间不早了,人你们已经抓到了,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具体事宜等你们回局里定了再说。”

刘队长斜睨了赵淳钧一眼,见他面色尴尬,捏着茶杯的手力道生硬,警觉地挡在了沈卿舟面前,点点头说:“你回去吧,这次还要多谢你,我们才可以这么顺利抓到犯人。”语毕,熟练地拿出手铐,夺过赵淳钧手上的茶杯,将手铐戴在了他的手上,也微笑着问他,“赵医生,还要看看我们的手续吗?是直接跟我们走,还是继续垂死挣扎呢?”